于非闇:中国画颜色的研究

       据目前可以看到的文物,很清楚地看到中国画颜色的发展情况,开始只是使用单色的矿物质和植物质颜色,经过不断的创造、改进,逐渐发展。进而使用矿物质的间色,(如白垩合朱成为肉色,石青合白垩成为天青色。)和矿植合用的间色,(如蓝淀合朱成为紫色,槐花合石绿成为嫩绿色等。)这样的矿植合用,加上古代化学制的铅粉黄丹,外来输人的藤黄紫铆等,在第五世纪南齐的时候.颜色已经非常丰富并且要求"随类敷彩"了。经过第六第七第八世纪--隋到唐的发展,在第十世纪后,又创造出用水墨代替颜色的画法。由第十二世纪后,水墨画与彩色画并驾齐驱。到了第十四世纪初期,使用矿物质颜色如石青石绿朱砂一类的画,竟被"士大夫"们称作"院体",说作不够文雅。这时的重着色画已不能和水墨画分庭抗礼。这样发展下去,到了十九世纪,重色的彩画,只有统治阶级的"供奉"们用它来聊备一格。可是民间的画家们,还在大量的使用着。此时,已经有了专门制售中国画颜色的"姜思序堂"颜色商铺。一般的画家也就不必自制颜色了。

一 、中国画颜色发展的过程

       请先看一下流传下来和被发见的古代工艺品上面所涂画着的颜色。我们觉得它们与绘画颜色,在源流上是有着密切关系的。我们的祖先,在原人时代即已发现了颜色,例如:周口店山顶洞人染饰品使用了红色;新石器时期的彩陶上绘制花纹使用的有白垩、红矾土、炭(黑色)、土黄诸色。又如:殷墟甲骨上有朱和黑色写过的笔迹,并有涂朱的明器。我们从这些例证里可以看出颜色在古代被使用的概况。

       周秦(公元前1134-207年)的陶器等物,就我们现在看得见的,如洛阳出土的战国彩陶壶上面,使用着朱、黄、青、白、黑的颜色,画着精美的花纹。郑州二里岗出土的战国时代的陶鸭上.有红黄白黑鲜明的色彩,还在鸭的嘴和足上,使用了黄色。再就文献上看一下,"周礼冬官考工记"上说,掌管设色的官员有五种。又说,绘画的事,是会合五色的(五色是赤黄青白黑)。在诗经王风篇大车章的注疏里,说明了设色的官员,用五种颜色绘画周代统治阶级的旌旗、上衣、下裳(下裳是先画后绣)等等,根据这些记载。周代以前使用颜色主要的仍在工艺品上。

       汉晋(公元前206一公元417年)时期,文学艺术更加发达,在绘画颜色的使用上,也有显著的发畏。如在河南洛阳最近出土的汉代彩绘陶壶,画着精美的花纹,使用着红、黄、石青、石绿、白、黑各种颜色;又如在河北望都县发见的汉墓壁画上有红、黄、蓝、绿、黑、白诸色。并且在"主薄""主记史"两个人物下,还各画着类似砚台和墨的用具。用它与辽阳的汉墓壁画,山东梁山县最近出土的汉壁画来比较,在颜色上,它的变化比较更多一些。随着基本建设工作的日益开展,古代的文物,将会有更多发现,用来作为颜色发展的说明,是最有力的材料了。

       西晋流传下来的绘画,尚有待于发现。东晋顾恺之画的女史箴图一卷,(约公元405年前后)最古的摹本已流人英国,在伦敦博物馆陈列着,有原色版影印的)。它是以朱、赭、黄、白、黑为主体色彩,用胭脂、蓝淀,草绿、檀木为辅助色彩。晋代陶器使用朱砂、红土、石黄、白垩、黑炭完全与它相合。这一卷姑不论它是否唐以前摹本。它使用颜色的方法有主有从,鲜艳明快、活泼而有力。

       南北朝,隋(公元420-617年)时期,六法在这时由谢赫给传述出来。在颜色上提到"随类敷彩",具定了颜色的作用和效果。但是宋齐梁陈(南朝)四代的绘画,仅见于文献上的著录,新的画绩,还有待于发现。

       北朝--北魏、东西魏留存到今天可以见到的画绩绝大部分是在敦煌莫高窟。它的色彩特征,是善于使用青和蓝。在色彩的表现上,喜欢使用强烈的色调,雄健朗爽,有山林的趣味。
       主色是矿物质的彩色,辅色是用脂脂、蓝淀、草绿等植物质颜料。配合的间色,有的使用银朱、黄丹合粉。现在我们看魏代的壁画,如伎乐、飞天等,有的变成了黑人,那就是银朱、黄丹合粉,日久变色的缘故。这时部分画家在用色上接受由印度传人的凹凸方法。

       隋代的彩色画渐渐的趋于繁复,变化也多。敦煌壁画印其例证。故宫绘画馆陈列的展子虔游春图,它的用色,已经开辟着与墨彩结合的道路,即所谓"墨上刷色"的着色法了。
唐代(公元618-907年)绘画,重要的形式有壁画和卷轴画。壁画传到现在已被发现的,绝大部分是在敦煌,其次是麦积山,最近还有陕西咸阳底张湾出土的唐壁画等。画卷传到现在的也还有,今分述如后:

       初唐(公元618-712年)的画家们,在卷画方面,单色间色互相为用,经过一千多年直到现在。我们只见到绢已斑剥,颜色并不完全剥落。手卷像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公元643年前后。有印本),挂轴像尉迟乙僧画的天皇像(有印本),这就说明我们古代画家们,不但是善于运用色彩,而且运用他们的智慧,使颜料抓紧了绢帛,经过多少年的舒卷,不脱、不落、不剥。


       盛唐(公元713-765年)时期,由于晋隋以后书法大行,画家们也受了影响。那时的墨,已有龙香剂、贞家墨、杨家墨、武家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的王维的雪溪图、辋川图就使用了水墨。(有印本)、李思训则以金碧山水传世。那时吴道子号称画圣,他有时也只用淡赭石染人面树身,有时连赭石也不用,"只以墨踪为之。"人称为"吴装"。但是原迹不存,无从臆断。其余传到现在的画迹:有韩干双马图.张萱(宋赵洁临本)虢国夫人出行图,卢棱伽六尊者像之二,韩滉文苑图,周昉簪花仕女图等。中国绘画到了此时,在画法上,在用色的发展上,已经是多种多样的越发丰富了。

       中唐(公元766-820年)以至晚唐(公元82l一907年),不单是山水画兴了起来而且也有了色彩繁复的花鸟画。如:毕宏画松石于左省厅壁(事在公元767年),召边鸾写新罗国献孔雀(事在公元785年一805年之间),道士毋丘元志给白居易作木莲荔枝图(事在公元819年)等。在此时,还有画山水的孙位、王洽、张躁,画花鸟的梁广、刁光胤、周滉等等。由于绘画本身不断的发展,有了分工,如山水、花鸟、走兽,昆虫这些人民所喜爱的东西,都被画家们作了描写的对象。在这一时期里,水墨和淡着色画,还占着相当小的比重。可是植物质的颜料,却被大量的使用。一方面是由于敷染矿物质颜料,使它更鲜明、更深厚的关系;一方面是淡着色逐渐发展的关系。

       五代(梁、唐、晋、汉、周,公元907-959年)两宋(北宋公元960一1126年,南宋公元1 127-1279年)的统冶阶级,特别重视画院制度,以画取士。在这时期,画家辈出,争强斗胜。此时的中国画,经过精细的分工,分成道释、人物、宫室、番族、龙鱼、山水、畜兽、花鸟、墨竹、蔬果十门(见"宣和画谱")。虽是水墨画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但是五代北宋和南宋初期,就颜色的使用方面来说,它是继承着晚唐作风,已经是各尽所长,登峰造极了。例如:韩熙载夜宴图(详第五章),北宋赵佶芙蓉锦鸡图(浅红色的芙蓉花,衬着五色绚烂的锦鸡。)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染天染水,用两面着色法施用大青大绿两面着色)等。在"翰林图画院"的人们,对于颜料的选择、研漂和使用,真可称赞他们是百花齐放。去年故宫博物院绘画馆展出的王希盂千里江山图,经过这么多年,它仍那样鲜明朗爽,这正是画院中人使用颜色的佳作。

       五代北宋,在彩色画方面是继承着中唐晚唐的作风。道释人物画逐渐衰退,花鸟山水画逐渐发展。同时还注重笔墨,提出画面上的"高韵"和"气骨"(见"宣和画谱")。五代如赵干的江行初雪图,北宋如李公麟的五马图,文同的雪竹图,赵佶的写生珍禽图等(均有印本),不但使用着各种线描,并还用墨彩敷染出经过提炼的具体形象。到了南宋,水墨画更加发展,而用墨线描出物象再加以墨彩渲染的白描画,也更加为人所重视。如故宫博物院绘画馆所陈列的百花图卷与赵子固水仙卷(有印本)即是由晚唐粉本(稿本),经过李公麟的白描而发展下来的。

       元朝(公元1277一1367年)画风改变.所谓"高人逸士"的水墨画大行,大青绿、重着色的绘画,被那些文人墨客斥作"院体",不加重视。所以在这九十年里,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位施用色彩的画家,但其中还有些是淡着色的。这时李珩(公元1318年前后)在"竹谱"里说了几段使用颜料的方法他与南宋饶自然在他所作的"绘宗十二忌"里所叙述的,都是主张使用颜料要清淡要淡雅。又汤垕著的"画诀"里说到"世俗论画,必曰画有十三科。"陶宗仪(元末明初人)在他著的"辍耕录"里,记载着绘画十三科,最末一科是"雕青嵌绿"。我们由"隋书经济志"、"唐书艺文志"所记载的几类,到宋代绘画的"十门",再看到元代的"十三科"。尽管所谓士大夫阶级提倡水墨画,提倡淡雅,但是人民所喜爱的"雕青嵌绿",反而鲜明的列入了第十三科。这一科并且直到清末,依然的存在着。由这一点可以知道所谓世俗的,正是我们人民所重视的东西,所发展的东西。此时还有一篇专为"写像"(画人像传真)用的"采绘法"是一篇非常重要的记述,更可以看出中国画颜色的发展。

       我们试看一下敦煌的壁画,那完全是民间画工的手笔。北魏、东西魏这些南北朝时代的北朝壁画,在用色上说,可称是清新雄健,使人见了,会觉得山野之气胜。隋唐时代的壁画,色彩趋于繁华富丽,浓艳俊逸,使人感觉活力充沛。五代两宋,学步晚唐,偏重青绿,色调感觉呆滞。以后则是陈陈相因,在色彩上很少创作的格调。那时只有安西万佛峡榆林窟西夏的壁画,色彩上还有些朴野的风格。以上仅据莫高窟榆林窟说明各代民间画工色调的特征。

       敦煌莫高窟所使用的颜色,根据夏鼐先生引所搜集到的研究材料中说:"共有下列十一种原料:烟炱、高岭土、赭石、石青、石绿、珠砂、铅粉、铅丹、靛青、栀黄、红花(胭脂)。前六种的制法较简单,只要碾成粉末,便可利用。后五种要经过比较复杂的制造过程。这表示我国当时人民已经利用优良的技术制造颜料。并且这十一种原料,大多不是敦煌的土产。即在今日的敦煌,也不容易全部弄到。"(见文物参考资料二卷五期,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出版)作者完全同意夏鼐先生的看法。不过在具体使用时仅仅碾成粉末还是不够的。

       兹将这十一种颜料试试作进一步的说明:

       一 朱砂 内中有朱标和古代化学制成的银朱。
       二 赭石 分棕、赭、铁三色。另外还有"红土",魏代的壁画上大量使用着。
       三 红花(胭脂) 胭脂的成分,有红花、茜草根,还有紫铆,不都是红花一种。
       四 铅丹 即黄丹,又叫漳丹,壁画上有深浅二色。
       五 栀黄 敦煌壁画凡是单独使用黄色的,不一定都是栀黄而是石黄。栀黄大部是合靛青、合石绿同时使用的。如:敦煌文物研究所编号107窟(伯希和编号050)晚唐母女供养像的衣裳,即是用石黄所画,石黄忌与铅粉合用。她们衣裳的"白地子",更不是铅粉,而是高岭土。
       六 石青 敦煌壁画的青色,有七样深淡明暗不同的颜色。北魏有一种深蓝,更不知是叫什么石青。
       七 靛青 即蓝淀。取其精华叫花青。
       八 石绿 敦煌壁画的绿色,有深浅不同的五种。内中铜绿一种,是古代用化学方法制成的。
       九 铅粉 内中大部分是"高岭土"和白垩。合银朱铅丹变成黑色的是铜粉,也有白垩。
       十 高岭土 又叫瓷土 产安徽祁门的最好,它的主要成分是矽酸铅,分子式 AI203·S102·2H2O。
       十一 烟炱 有松烟、灯烟、灶烟原质上的不同。

       以上列举的十一种原料,对全部敦煌壁画施用颜色的研究来说,是很不够全面的。尤其遗漏了最重要的一种是自古以来被大量使用的红土--红矾土。

       明代(公元1386-1643年)建国,就按照宋代的制度,没立了翰林图画院。目前承蒙着文人画的发畏,我们只看明初的边文进戴进,明中叶的吕纪、仇英等,他们都是善于运用颜色的能手,但都没有什么新的发展。

       公元1590(万历十八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述说了几种颜料。公元1637(崇祯十年)宋应星著的"天工开物"里,也叙述了几种颜料,但都不是记载中国画颜色的专书,至于明代套版印刷所使用的颜色,却都是画中国画所使用的颜色。

       由明到清代(公元1644-1911年),绘画颜色有了发展,无论是丝(缂丝)绣,是漆器瓷器、是衣袖、是鞋面、是年画、灯画、彩画、版画等,都创造出这一时代的色彩风格。同时还刊行了几部记载有关颜色的书,如:公元1756年邹一桂的"小山画谱"刊行,公元1797年迮朗的"绘事琐言"的刊行,都有篇幅详细地叙述了中国画颜色的选择、研漂、处理、施用等等的方法。尽管当时的士大夫阶级提倡水墨淡着色,但是中国画中重视颜色的传统,在鸦片战争以前,仍然是蓬勃的发展着。
基于上述的情况,中国画颜色的选择研漂使用,一直掌握在各个画家手里(包括民间画工在内),并不公开,尤其是画院的画家们。直到清初,随着让会的发展,才或多或少的把它公开刊行起来。这时外来的颜色,也开始被吸收使用起来。对于中国绘画颜色传统来说,这当然又是一个新的时期-一个更加丰富与发展的时期。

二、吸取外来的颜色加工精制


       西域和其他国外的颜料。如马来半岛的藤黄,中亚细亚的回青(回纥)沙绿,西藏印度的大青等等。在早原由西北输入中国,后来也从海上大量入口。还有许多来到中国的画家也使用了外国颜料,这些外国画家像:唐朝的尉迟乙僧、宋朝的利帝利、明朝的利玛窦等,对中国绘画都有所贡献。公元1707年以后,意大利画家郎世宁来中国,他使用着中国颜料,学习中国画的方法。"西洋红"是在l 582年以后被使用的(曾鲸画像用西洋红)。西洋红对于画花卉方面,由于加工精制,一直到现在,起了很大的作用。

       鸦片战争以后,外国化学颜料渐渐大量的入口,到了咸丰初年(1851年以后),洋蓝(德国制)洋绿(鸡牌商标,德国制)洋红(这洋红有日本制的,英国德国制的,种类很多)普遍使用在染织、建筑彩画和民间画工的绘画上。原因是价钱贱,效果好,使用方便。这样,首先就打垮种蓝叶,制淀业,其次是种红花、茜草各业。"洋蓝面""鸡牌绿"在建筑彩画上,也代替了石青石绿。到了公元1920年前后,民间绘画如年画之类的,也全部使用洋红洋绿(又叫品红品绿)。中国画家们除了能自制颜料的外,市上所买的花青,也已不是蓝淀而是普蓝制成的了。胭脂饼在这时已很难找到。用为妇女装饰的化妆品都是外国货。那时只就这方面来说已十足地暴露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经济现象。

三 、现在制售的中国画颜色


       由于明末清初刊行几部述说中国画颜色的画谱画传,在乾隆初年江苏苏州就开设了一家专制中国画颜色的店铺,那就是直到现在还开设着的"姜思序堂"。它最初设在江苏苏州的"吴暑东进士第"内。后来推广到苏州阊门内部亭桥,现在是阊门东中市三十二号。它所制售的颜料,在初期,选择很精,研漂很细。
它又把颜料兑入胶水,制成了膏。使用时,只兑些水.使它溶化,就可应用,非常方便。另外,如石青石绿朱砂等,则是漂制成了细粉末,用时只兑些胶水就可以。西洋红还要装入小的玻璃瓶,瓶内装人将及一分重的西洋红。已兑好胶的颜色叫作"膏",如花青膏、赭石膏、洋红膏、胭脂膏之类。在膏中还分"轻胶"或是"天"字等名目。因他制作情细,所以能够销行全国。但近年来的花青膏似已变了质,不好用,且发臭味。在北京自公元1911年后,有了能制石青石绿的。石绿在选料方面,比姜思序堂精一些,研漂则是彼此差不多;北京制售的蛤粉,既不变色,又比铅粉锌白更白。这种粉是明代以后,很少能制和能用的。

       中国画的颜色.对于原料要选择,制起来又非常麻烦,有人制售,这时对画家来说,是一种方便;不过,中国画家们,如果不明白中国画颜色的选择、研漂、提炼的方法仅凭制售的拿来使用.在工细的彩色画来说那就很难作到鲜艳明快,经久不变了。
       总之,我们由中国画发展的情况,在晋魏以前,是用单色的矿物质为主单色的植物质为辅。经过不断的创造和改进,在隋唐以来,用植物质、化学制和矿物质搀和着使用。如胭脂染在朱砂上,更红一些,蓝淀上敷染朱砂,更紫一些.石绿上罩些藤黄,变作嫩绿,铅粉上用胭脂淡染,便成粉红色......颜色随着所描绘的事物而敷染,这就是矿植互用产生了"间色"、"再间色"。由是几经创造,矿与矿合、植与植合,化学的与化学的合(如银朱或漳丹与铅粉合,便成为肉色)。不但是单色间色互用,而且是表里衬托。这样的发展,到了宋代,画一朵牡丹,除了背面衬托,还要经过"三矾八染"(见唐六如画谱所引)。就是说:先染一次作底子,上一道淡矾水,再染三次,再上淡矾水.最后染到八次,色彩已足,"若闻香气",再上一次矾水,这样就保持了它永不变色。元代以来.文人水墨画渐兴,画家对于颜色的研究,只有画院中人还掌握着制作施用的方法。清代中叶,有了专门制售中国画颜色的姜思序堂预料铺,这不能不说是便利了一般的国画家。


文章链接: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3545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