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寄语《诗书画》——高全喜

        近世范肯堂先生诗:“万古无今日,仓皇百变陈。域中非乐土,人命本轻尘??”国运艰难,文脉中断,百年以来,世事如斯。悖逆风雅,激烈伐挞,以独断为公理。蔑视伦常,极端斗争,视万民如草芥。当红歌潮再起,黄粱梦犹续,粗鄙之风劲,斯文之道绝。则所谓伟大复兴,真不啻痴言醉语。吾兄寒碧,裁史衡情,沉思时世荒凉,痛感朝野蒙昧,所以动心发愿,主创人文艺术季刊,振衰文章真脉。孜孜三四载,凡一十六卷,数百万言,饮誉华文学界。
        《诗书画》内容宏富,人物卓绝,古今中西交汇,经史辞章贯注,林林总总,沟沟壑壑,古人所言“体道艺之合,究圣哲之蕴”,近人所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俱在其中矣。子曰:“不有祝跎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处身如此浑浊之时代,《诗书画》一力破除俗恶之声,既发皇传统幽微,更接引西学精粹,虽二三子之力,难挽狂澜于既倒,然其精神足以感荡天地。一册在手,不忍卒读。诗云:“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当此凄风寒月,愿与同怀共勉。



高全喜
二〇一五年元月雾霾夜于北京西山寒舍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