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济一一黄专逝世周年纪念(一)

本刊专讯

由艺术家王广义、张晓刚、隋建国、王友身发起的“金蝉脱壳——纪念黄专逝世周年邀请展”,于2017年4月13日在OCAT深圳馆开幕,共展示了18位艺术家的28件作品。

黄专的生前好友张晓刚用自己的镜头,为我们呈现了展览现场。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金蝉脱壳——纪念黄专逝世周年邀请展》序
 

这也许是我们所参与和将经历的最特别的一次展览了。展览的主题不是因为一个共同的学术观念,不是因为美术史,不是为了市场,不是为了包装作秀,甚至都不是为了艺术——虽然它包含了某种艺术态度。

我们每个人都曾为了自己的艺术而用语言、文字或作品向公众做过很多阐述,但这一次所有的这些似乎都退缩至自己的情感背后去了。当决定要做此展时,每一个艺术家都无条件地拿出了自己的代表性作品来参与到这次展览中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朋友:黄专。也可以说是因为黄专所代表的某种价值判断和人生意义。

4 月12 日突然接到黄专病危的电话,一行好友分别从各地匆匆赶赴广州向老友作最后的辞别。面对曾在一起合作工作,深度交流,甚至常常互开玩笑的老友,在弥留之际仍在用生命最后的一丝力量与病魔顽强搏斗,此情此景没有一个人可以抑制住夺眶的眼泪,心痛和叹惜的感受时隔数月仍不能平静。

人生究竟是苦短还是孤独漫长,生命与死亡究竟是有始有终还是无限轮回,书本上有着各种阐释和描述,我们能够知道的是属于这样的生命形态也许只有一次,像黄专这样的朋友是唯一的一个。

黄专兄的离世,使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坍塌的感觉。对我们来讲不仅仅是一个珍贵朋友的分离,不仅仅是某些聚会的散席,不仅仅是某一种学术风格的退出,不仅仅是某一类声音的减少……黄专兄的突然离世意味着时代的一种珍贵价值的再次消失,一种在今天能够将各种元素整合成为某种核心力量的一个灵魂的流失。感恩此生有幸能成为他的朋友中的一员,敬佩他身处繁世的独立品格与睿智犀利,有幸能亲身体验到他对待学术、工作和亲友的严谨不拘与热爱宽厚。十多年来,他始终用积极的工作和幽默的人生态度与死亡和极度痛苦做着不屈不挠的搏斗,以至于让我们常常都忘了他一直是一个严重的病人,忘了他一直在用痛苦的生命去博取生活和艺术的真实意义,他是我们人群中最坚强也是对生与死体验最深却又最豁达最超越的人!

4 月15 日中午,送走黄专,大家闷坐在桌旁,各自回忆着自己与他相处中各种难忘的点点滴滴……恍惚间,我们意识到应该做一点什么事来好好祭奠和怀念我们的好友,我们应该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去缅怀他,追思一个始终怀着逆时代而行的理想主义者,一个用超出常人的毅力和热爱去致力于建构某种高端价值的真实灵魂……有了某些共识后,于是开始产生了此展的最初想法。

由于各种条件和诸多方面的限制,我们试图从艺术家和好友的角度去实现这种基于感情和义务的愿望,决定以我们最熟悉的展览方法,以30余年来曾经与黄专有过展览合作、自由自愿的艺术家组合,而非以常规性的主题艺术展览方式去完成这次纪念活动, 而展览的策划者实际上是黄专本人。

经过反复多次的讨论,以及与OCAT 和华侨城的领导层沟通并得到人力物力无条件的支持后逐步形成了此次展览的基本形态和内容。这肯定是一个无法完整代表艺术界对黄专追思的展览,更不是一个黃专学术成就的研究性展览,这仅仅是这一群艺术家自发组织起来的回顾与纪念性的活动。关于黄专一生所做的大量学术性研究和策展的历史性评价将由业内专家和后人们去展开并完成。黄专的学术价值和影响存在于每一个与他有过接触或所有阅读过他著作的人心中,存在于历史和未来的艺术发展中。

“死亡只是一种金蝉脱壳。”

“金蝉脱壳”重启了黄专和我们的生命仪式与艺术态度。

 

展览发起人:王广义、张晓刚、隋建国、王友身

2016年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