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寄语《诗书画》——孙周兴

先是寒碧兄来电,让我给《诗书画》季刊写几句话。没几天,收到一件快递,竟然是一个人搬不动的两大箱子,共十八期杂志,每本有四、五斤重……

国内大部分艺术类杂志,包括一些辑刊,都没有办出什么意思来。要么商业味太浓烈,一看就知道搞兜售,是以孔方兄为向导的;要么文章没有厚度,平淡无奇的东西居多,可留下来的东西极为稀罕。这是没办法的事。但说到兜售,这年头也无可避免。只不过,既然弄了文化,就好歹要留着点儿斯文样子,不可过于急色和无耻。

而《诗书画》的不同一般,我以为妙处有二:

一是视野广阔。虽命为“诗书画”,看起来应该是倚重中国传统文艺的,但其实打通了古今中西,唯以学术和思想为裁定准则。这当然与主事者的大胸怀和大志向相关。现如今的中国学术,不是囿于古今中西之争的老式套路,就是急吼吼奔向政治权力,难守学术本位,更难见鲁迅式的“清醒的现实主义”了。

二是品质深粹。观《诗书画》的每一期,都有一些专题值得关注,都有一些有份量的文章可以阅读。对于一本杂志来说,这就成事了。这背后的百般周折和辛苦,没做过杂志的人们是难以体会的。我自己也在主编一种学术杂志,深谙个中况味,因为杂志是连续的,不能停下来喘气,若要办到可关注、可阅读的地步是相当难的,若要办得越来越好,则难乎其难。因此我很是佩服寒碧主编。

随着时间推移,大部分期刊将湮没于虚无,无迹可寻,这是必然的。但我愿相信,《诗书画》将留存于世。

                                                                                                            2016年2月7日记于普吉岛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