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寄语《诗书画》——张汝伦

在古代中国,艺关乎道,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又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艺非小技,乃通天道,非道学家偏见,艺术家亦以为然:“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发于天然,非繇述作。”然近代以来,西潮汹涌,势大滔天,士人少有不被裹挟而去,与时俱进的,古人艺思,被视为糟粕,或有害艺术之封建毒药,迅速被人摒弃。

然国人对于西方博大精深的艺术传统和艺术思想,亦浅尝辄止,不甚了了。一开始注意的是西方艺术的技巧,现在则惟在意艺术的商业价值。对于西方艺术背后的深刻思考,始终缺乏兴趣,这就是为何西方现代艺术思想成为一种现代性的解放力量,而我们仍然只满足于邯郸学步。

然《诗书画》杂志却异军突起,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艺术思想界的一个新的面貌。它绝无商业兴趣,更无艺术炒作,操守严正,格局阔大。一方面追寻传统的深义与荣光;另一方面探索中国艺术在当代世界的身份和地位,体现了一群中国文化人的时代担当。

一份杂志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编者的人格。寒碧兄学殖既富,才情亦丰,却无文人习气,谈经论道,是其最爱。在其主持下,刊出的文章大都言之有物,文采斐然,很有阅读价值。迄今出版二十馀期的《诗书画》,具有相当高的学术品味和艺术价值,乃近年来我国艺术思想界一个比较值得肯定的学术成果。

正因为我对《诗书画》的成就有高度肯定,也就对它有进一步的期待。《诗书画》到目前为止重心似乎在对中国艺术传统的恢复性发掘和阐扬,以及对当代优秀中国艺术家的介绍和推出;但作为一本有很高追求的一流艺术杂志,似乎也应该考虑艺术对于现代世界和思想的批判与解放功能,增强文章的理论性,艺与道接如果不错的话,它不应该是一句空话。当然,增加文章的理论性不等于增加一些外来的术语,而是通过思考艺术来思考世界和我们自己。

张汝伦,2017年2月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