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寄语《诗书画》——李津

作为一个艺术家,不能仅仅靠手艺。我感到修养很重要,包括生活思考,包括历史文脉,断了的东西一定要接上。根据我的观察,目前这种情况,《诗书画》的思想起点和文化引导,对我们这些专业人士都很有影响。

现在办杂志的风气,大都关注流行的东西,而这种有学术水准、有文化态度的杂志,因为少得可怜,所以特别高端。做高端,就要有责任心,就要有使命感,这首先取决于主办者的一种学行,包括对人性的尊重,对文化的理解。

我一直认为主编是杂志的灵魂,主编的思想格局、学问格致、才情格调,决定着杂志的品质。当《诗书画》酝酿之初,我预期肯定会好,因为我和寒碧是老友,充分了解信任他。我接触的编辑很多,具备他这种对中西方文化研究深度的很少。我觉得也只有他敢把诗、书、画三者重新组合在一起。在古代,“诗书画”讲的是一体同品,但现在是三个门类彼此隔绝,沟通渠道堵死了,像他说的“断港绝流,需要重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他的目的已经很明确。

当《诗书画》出版以后,像我之前预感的一样,杂志的格局很大,思路特别宽敞,立足于民族文化传统,放眼于国际知识平台,是在整个人类文化的发展方向上,去考察我们的文化在世界文化里扮演了什么角色。比如对近现代中国文化变迁以后的大师,像黄宾虹、潘天寿等人的研究,《诗书画》实实在在地做了很多功课。如果这是一个短线的刊物,怀着急功近利的目的,就不可能致力于这种研究。

碧兄以前的生活比较悠闲,他不是热衷之人,态度是袖手旁观,所以常讲庄子的“因而不作”。可他一旦决定要作,就会投入全部精力,一定要较真儿,这是其另一面。我感到有了这个刊物,人文艺术界很多苍白的部分都需要他来填补。这是真正的学术工作,首先需要志业承担,接着就是建立标准,选择古典作品也好,近现代大师也好,当代艺术家也好,都要体现严肃性和层次感,这就是看人看问题的水准,既是他的里子,也是他的面子。

《诗书画》的学术声誉较高,专业影响很大,很多作者都被吸引,希望加入这个刊物。杂志的门槛虽然很严,但对每一个入选者都很负责,都是长期关注,并且深入研究,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相信,今后所有优秀的、对自身未来发展有估价的高手,都会敲开这扇门,成为其中一分子。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