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栏目>>真境

就谈四个问题  /  廖雯 靳卫红

第九期

关于女性主义 廖雯:我想先就一个谈女性艺术好像不能回避的问题即“女性主义”来说明我的立场,以便可以暂时放掉它再来谈你的艺术。我看了《诗书画》第八期评论你的那几篇文章,特别同意寒碧说的仅从“女性主义”的角度无法深入理解你的作品,而 ……

写生靳卫红的画  /  武艺

第九期

靳卫红 独自 靳卫红 依靠 靳卫红 大女人,小女人 靳卫红 大女人和小女人 二〇一二年八月在德国汉堡美术馆举办的“墨·变—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展”的画册上,有七幅靳卫红的作品。我写生了其中四幅,文如下: 第一幅是《独 ……

再读靳卫红  /  [德] 米歇尔·康·阿克曼

第九期

靳卫红 枕上蝶 靳卫红 枕上蝶(局部) 谈论靳卫红的水墨艺术,不免要提出一个棘手的,甚至有点突兀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当代艺术界有分量的女画家这么少? 这是个真正的问题,关于艺术的,与趣味或个人好恶无关。女性和艺术的关系这 ……

谈靳卫红 答《诗书画》  /  李津

第九期

靳卫红 立雪 问:本期“真境”栏目刊发靳卫红专题的下半部分,我最终考虑决定,主持人语还是请你写。因为你对她有独到理解。我也想到了困难,一是你酬酢太多,不暇究心专力,二是并不长于文事,“了然于心”未必“了然于口”,于是想了这个办法,找你 ……

“ 空空荡荡”的“ 本质”呈现 ——我对靳卫红水墨中之母题的理解  /  杨小彦

第八期

靳卫红是一位艺术家,又是一位对艺术理论有研究的学者,修读完博士课程,学位是文学博士。职业则是杂志主编,绘画与写作似乎只是业馀爱好。所有这些,都造成了她的复杂性。 很早的时候我就对靳卫红的水墨感兴趣。兴趣不在于她作品中的笔墨、构图 ……

绘事琐谈  /  靳卫红 严善錞

第八期

靳卫红 独自 严善錞:你的《独坐》系列,让我想到《红楼梦》,甚至卡雷拉斯(Carreras)唱的《红豆曲》,有点生涩,有点另类,却又很投入。 靳卫红:《红楼梦》是我最喜欢读的一本书,读过很多遍。《葬花吟》仍是最为打动我的诗。俞平伯说这诗受前人影 ……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