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主义

李津

       在水墨的语言里,前人对宣纸、对毛笔、对墨的理解和挖掘上有相当的宽度和深度,有相当丰厚的积淀。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糟粕或者有害的东西,重要的是看你怎样学习和借鉴,前人的笔墨是文化的积累也是负担。比如我可以用水墨画电视、画电脑,这些都不是根本的障碍,但不是孤舟独钓、牧归之类。你要说什么,你要表现什么,这一点对艺术家特别重要,同时也标志着你到底属于哪一类的艺术家。因此我一直认为,直接面对生活,用毛笔去表现生活至少是当代艺术家的一种态度。所以几年下来,我给自己的定位是越来越“家常化”。
      “家常化”是一种家常主义的概念。在我看来,“家常化”首先是“家”,有某种封闭的东西在其中,完全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说到底就是把门关起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完全是一种自由的状态。当我把门关上,我在家里的喜怒哀乐、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边。但必须是关上门,因为我是在自己的天地里。在这个天地里还要细品,生活本来就需要你去细品,比如一日三餐,每天都在周而复始,如果你有兴趣或者特别喜欢的话,这里面一定有你好多的思考和无限的乐趣。怎么增添乐趣怎么减少烦恼都在这个特别简单的事情里。当然还有一个怎么把握的问题,所以我在作品中追求一种“家常化”就是这个道理。
 

李津    饱食终日 
 
       如果我给自己的作品定位为“家常化”,肯定是自言自语状。因为你是在关起门来做事儿,而且还有许多是属于隐私的东西在其中,完全是进入一种自娱自乐和不关别人的事儿这样的创作状态。所以身边的俗世和个人生活的场景以及相对隐私的空间是我笔下主要描绘的东西。比如“能吃就吃”图,就是人的生命的基本要求。古人讲“民以食为天”,这里边也包含着“能吃是福”这样的传统观念。我这个人平时特别喜欢吃,喜欢吃就要自己亲自动手来做,做就得去买。我一直在想,要达到这一步也需要一个画家的境界,尽管都是一些琐碎的生活或平庸的小事。
       高科技发达之后,速度的提高,人们都在追求简便,所以我认为人们不应该追求这种速度和简便。原来认为的比较复杂化的东西是特别能延长和扩展空间的。延长空间本来就是虚的,是对生命空间的延长,对你的视角和你要描写的东西的延长。特别是市场环境下的中国人,正在迅速改变着自己的价值观念和生存态度。
       在我接触的许多当代艺术家中,他们的作品实际上都是尽量地提高自己享受空间的能力,即对速度和空间有一个要求,也是在增长这个东西。所以作品中展示的那种所谓穿透力和宽泛性实际上都是在宣扬这种东西。它并不是一个尺寸和度的概念,也不是现实的、物质的空间概念。后来我仔细想过,其实前人也是围绕这个问题在做,而且前人的这些成果没有什么可厚非的。我打个比方,你要在山林中修行,这不算本事,这是空对空的一种东西。要真的修行你就应该在世俗当中,在世俗的喧闹中去领略空的境界。在嘈杂的环境中来梳理和清洗自己,这才是真本事。周围的环境再怎么乌烟瘴气,也得找个办法让自己静下来。所以,这些年来在艺术上我从不参与“造反”或者任何反传统的群体运动。不管社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会始终用最传统的工具来关注身边的生活,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愉快的事情。
       我追求鲜活,鲜活是我的特点和优势。所谓鲜活,就是当你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已经把它当真了。当你拿起笔蘸上墨汁就要和宣纸接触的一瞬间,你必须进入一种极好的状态,当真了。所有你人性的东西、人气的东西你就拼命地注入到纸上,你必须把你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的程度。什么叫鲜活?比如画一盘菜,如果它有色香味,有冒香的感觉,你想闻想吃,这就是鲜活,因为你追求的就是这些东西。以前有人说我就是画女人鲜活,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也有人在追求不鲜活,就不让它有色香味,你能说那是不好的作品吗?问题是你在追求什么,你要说什么,这一点特别重要。对我而言,我就是要追求鲜活。这并不是在刻意编故事,而是你多少年的积累,是一种感觉,是一种人生的态度,对待朋友对待生活包括对待吃喝等等都是这样一种状态。
       可以肯定地说,我对传统的东西不迷恋,这就是我跟同行最大的、或者本质的区别。迷恋传统的有两类人:一是迷恋传统的技术,也就是笔墨;另一类是迷恋境界。可能这些人都不错,但他们的苦恼一定更多。迷恋笔墨的人更多的是一种学习的态度,借语言,借形式,包括借欣赏习惯等等。因为我不属于这类人,所以对什么优秀成果之类的东西也不太关注,就是说任何成果上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从现代艺术这个意义上说,可能我找到文人传统在当代的切入点,那就是“俗”;这是我个人选择的角度,也是我真切面对自己生存感觉的一种体现。
       我现在所做的就是用传统的中国画材料来关注当代社会,关注我自己的生活。再一点,从学院派的角度说,传统是我学习的基础课,这种基础的语言是谁都摆脱不了、谁也绕不过去的。其实也没必要绕过去,因为它不是什么错误。针对我个人来讲,关键是语言的建设,语言的建设在我这里就是造型的建设,这就是新的意义所在。

 


李津  能睡是福
 

相关文章
读者留言
评论仅为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