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峥诗词

曾峥

 

 

作为一介码头居民,出生在一座风行水上的无根之城,我成为一名诗者,居然还是格律诗作者,更像是个误会,或者说,一个发生在准现代城市的后现代现象。基于生就的庄周牌脑磁盘,我在阅读与创作之初,便与兴观群怨传统礼敬如宾。我深信不论中、西,夯基于大陆牧耕宗亲文明的精英暨贵族时代业已远去,而飘浮在航海工商契约文明之上的现代城市平民阶层及市民文化或将终结历史。作为柏拉图诗王国中的异端,我本能地拒斥充盈于传统文本中的精英圣哲理想,并愿作为一介坚定的世俗主义者力倡“现代城市诗词”。

提到我倡导并践行二十多年的“现代城市诗词”及诗词拓新相关主张,不得不特予说明的是,具有现代性精神内涵的现代城市远未真实、完整地呈现于此岸、当下,它更类似卡尔维诺笔下“看不见的城市”:我们所椎足立身者,是“现实城市”而非“现代城市”。面对这一令人沮丧的真相,我在网帖《开启现代城市诗词创作的筚路蓝缕之什:独孤食肉兽千禧前作品选》序文中如是自诠:“现代城市纵是现实主义之外的虚构,它亦有能力参与建构更为多元的诗词审美文本,一如战乱兵燹中的陶氏东蓠……藉符号游戏诗栖混凝土丛林,无所谓异化、堕落……我生于兹,长于兹,恋于兹,还将弃尸于兹,我拒绝像金斯堡们般矫情地一边消费它,一边诅咒它。”因而就出发点暨目的论而言,我与陶潜、竹林七贤乃至柳周姜吴们时或暗含骚怨的个人写作迥然不同,我之去现实而取现代,非倒逼结果,而是天性使然。作为一介城市平民,我坚拒一切形式的元叙事,如伯林般“总是嬉游于表层”,在诗旨上去精英化,在诗格上唯审美化,在诗技上超现实化,冷峻地将自己可疑复可怜的“悲悯”“关怀”抽离深不及膝的文本汪洋,偕哈耶克且消极且自由,如鲁迅般己有嗜欲而不强人与共,严肃地将自己的古典癖好限定在个人旨趣范围内。

有此,则我游戏人生的旧常态必然如下:说最土的武汉话,做最俗的小市民,在本来无关乎价值裁断的“土”“俗”“小”之馀,冥会特朗斯特罗姆、博尔赫斯、马尔克斯等夷师,超乎现实主义,鼓捣最城市、最(后)现代的诗词,或格律巫术。

    ——作者题记

 

 

 

江源

 

何处觅江源,莲高古泉冽。孤鹰影投墨,涂抹昆仑雪。

 

徽州

 

君问皖南事,天寒酒一樽。数家围古井,神树守孤村。雪窦猿敲果,槐宫蚁掩门。遥知归客意,春烛几窗温。

 

代人赋松潘驿逢藏族老战友昝嘉措

 

衔车转粟忆同营,莫逆昆仑万仞陉。雪白山城人烫酒,梦蓝驿厩马摇铃。铁盆切炙霜刀在,腮颊分灯棱角青。逢旧江湖须尽醉,明朝相忘各游羚。

 

泸沽湖

 

三千米上古泸沽,天水冰蓝著我桴。飞鸟心踪集虚线,大鱼鳞焰在深湖。史前过客梦遗罟,林薄有花香射弧。未把秋裾挥暮雨,暂凭征棹听层蒲。

 

西夏诸陵

 

贺兰东尽大河奔,车逆河声向玉门。眠岸诸陵分秘史,浮窗我靥抹荒原。羊群梦水岩图湿,乌足行天日篆昏。待草龙蛇启深夐,石人离立野云屯。

 

丝路古意

 

谁听骷髅夜唱歌,梦循丝路溯星河。古城谜底恒沙语,西域天隅宝石多。此在有形留过客,基因无影掷飞梭。千年征旅初阳外,大队从容走骆驼。

 

夜车

 

车灯割野挟轻雷,原上天官睑各垂。过道蹑寻人若魅,对床袒卧面如尸。遥村有梦何关我,小站无名又送谁。窸窣黄蠊拊窗立,眼中诸相或宜诗。

 

八月十四日随州车站候车

 

钟停站庑似童年,讫始于兹未可圆。古县深函云梦雨,列车孤曳大荒烟。一声凄咽来空际,双轨迤迷接远萱。惊起平生离别意,月台回首夕阳边。

 

E·维尼泽罗斯机场

 

海痕遥拱蔚蓝弧,弧线东西日月徂。云腹模型卫城小,遄征吾与众神车。

 

乘雨过金陵

 

目倦川途数日程,晓看云水夜看灯。独怜春雨长桥下,一抹船烟拂秣陵。

 

秋风白洋淀

 

孤村昨夜梦江南,满淀西风意正酣。催问行人归也未,芦花如雪送秋函。

 

癸巳江南春绝句三首

 

溪桃池李斗春酣,不管人家新浴蚕。双燕往来杨柳坞,绿丝帘里看江南。

何人鸦鬓杏红衫,并作春流伞底蓝。总是橹痕收不尽,古桥一孔摄江南。

六朝烟寺隔红桥,芳霰融身万树桃。莫道江南光景酽,琉璃不碍点春篙。

 

乘公交过旧城

 

车群分汇旧城东,霓影流窗五线重。多少故人秋雨里,年年老去不相逢。

 

春过圣若瑟女中

 

青梦庭园蝶未归,藤波泻壁柳成围。百年光影晴飔底,都付闲花缓缓飞。

 

闻老斋舍学生公寓樱花盛放

 

藓波流砌壁吹尘,多少荧灯影外人。闻道故楼花胜雪,晴窗又括一年春。

 

野庐

 

檐披天宇一庐圆,生意欣欣万物全。雨拍藕池成碎墨,时添蝌蚪点青笺。

 

夜获吕君电话告以今年不赴曾都

 

流光绿入壁间藤,遗史今年掇未能。想见长涢烟雨上,故人忆我就凉灯。

 

春夜车过株洲不寐有作

 

故园过汝夜茫茫,灯扫悬铺雨打窗。慰我梦程千万里,同行一霎是湘江。

 

春夜自深返汉披雨逾湘省

 

孤旅何人管送迎,水云无处不深青。飙窗翦梦嘘千幅,拓遍衡湘下洞庭。

 

春夜梦中闻故人吹箫

 

忽如一夜蝶纷飞,声满关山何处吹。深护画栏衣胜雪,樱花犹在月之湄。

 

乙未梅雨季再赴曾都独倚灍桥忆父

 

鱼尾红摇雨縠圆,鸭头绿到圮桥边。望乡照影人如在,流过烟波四十年。

 

丙申端午翌晨感卫姨事

 

卫姨,金陵人,以家史流鄂,后自将孙女成年。端午短信拜问滞随父执,姨复曰:女暮归食粽,明复离随。

人间无处不荒原,郧蓼为家五十年。想见故楼人白发,凉灯一夜照团圆。欧阳修《李秀才东园亭记》:“随,春秋时称汉东大国……僻居荆夷,盖于蒲骚、郧、蓼小国之间,特大而已。”

 

端午后获吕君电话再感卫姨事

 

莺花摇漾影框间,雨肆流银一夜喧。中有故楼人淡语,绿苔壁外是荒原。

 

壬辰秋日偕母重过昙华林

 

澹语拂垣花落徐,樟云藤幕不成隅。那时人事何由问,只有西风住旧衢。

 

毕业照

 

笑靥长留定格初,桃花开落燕飞徂。十年夜雨秋灯下,影辑曾拈旧我无。

 

向女墓

 

江上千帆春树晴,流光散作满园青。蔷薇一束无情思,尽日端详墓志铭。

 

癸巳骊歌

 

湖山深蕴绿时光,何事离人尽倚窗。歌者又来樱树下,晨风五月比秋凉。

 

7月11日微雨独游百花潭

 

锦城花重雨如春,处处池塘草色新。误道空游无所避,众鳞分伞负青蘋。

 

8月1日夜车次徐州口占

 

尘劳南北此何之,车曳残灯入梦帷。曾向古城遗面目,站台小立点烟时。

 

流星校园

 

小青河畔旧砖房,每夜灯分上下窗。七月流星飞满院,单车并倚古槐旁。

 

童年星河

 

凌虚结网夜如何,收我童年梦最多。万顷湖光舟一苇,独挥手电扫星河。

 

思帝乡·夏夜梦感少年事

 

排古扃。分携呈画屏。残夜,枯荷池馆一鸥明;前事,冷于秋水澹于星。隔浦西风起,注沧溟。

 

浣溪沙·偶过Lydia旧居

 

镜拂尘帷故物冥。飞飞黄叶赋闲庭。若偕双影拓深青。   午梦绿窗人浅笑,丁香紫语蝶能聆。那年谁解说飘零。

 

前调·汤逊湖畔即事

 

一半秋山带远芜。夕阳如画水平铺。丈人于此结蓬庐。   何处棹归余绿线,有时鱼跃划银弧。惯看诸境缓归无。

 

前调·诗人之死

 

报道高楼作杀场。十三层上最西厢。遗灰淡抹水晶缸。   灯下叼烟人打火,帘间摹影口含枪。本来昨夜恁寻常。

 

谒金门·吻

 

归船并。江上钟残星冷。旧约无痕人有信。波心孤月凝。   恍惚千年长吻。万事明朝休问。堤树筛灯风不定。满身秋叶影。

 

减兰·纸折飞机

 

清晨六点。城市夜澜犹潋滟。绿剖晴茵。跑道安详接白云。   白云以北。长是那年初见日。闻报登机。彩梦蓝天折纸飞。

 

画堂春·送友人之吴兴

 

离亭别意水平潭。留人樯燕呢喃。遥知天际认归帆。小试征衫。    一夜乌篷听雨,藕花迎日红酣。石桥如镜递相函。卧入江南。

 

山花子·江城春雪

 

网结千衢万伞飏。车虫绵密竞驱忙。小渡船回曾共倚,暝堤长。   灯下老城人夜语,一天轻雪凝流光。谁拭高楼窗一格,望春江。

 

少年游·赠小山鬼

 

丙申梅雨,小山鬼游寓百丈寺,呈手机所摄。因忆屈原杯予未赴京,缘悭一面。

灵风飒飒,蛮藤蔓蔓,木末折芳馨。烟阶萧寺,褰裳谁拂,窗竹夜泠泠。   还休说、六年缘薄,冠盖满瑶京。同揭江南,雨帷一角,听彼万山青。

 

前调·旧照片

 

垂杨影里,轻车一队,桨荡翠奁开。湖上春浓,追人拍照,有个坏男孩。    十年笑靥长如谜,依约眼波回。记得当时,落花一阵,飞入镜头来。

 

好事近·秋荷

 

雨縠未成圆,还被游鱼唼去。篷影低于翠盖,共冷香容与。   流云池馆月痕轻,不到绿深处。多少凋零细节,任秋萤摄取。九月十日初恋生辰记晤。

 

前调·夜宿上水

 

晃我以方瞳,老旧皇冠的士。总向时空异度,被行囊捎起。   海嵎蓝厦映丛旗,一夕化为魅。伏觑乱山深隧,嗅蜃天霜气。

 

前调·夜中环

 

悬厦瞰蓝湾,摇荡星灯千格。时有收班巴士,化马车嘘吸。   泛黄邮报骤开窗,春港远帆集。手蘸百年初景,待缩身而入。

 

前调·晨入新界拾东铁线续行

 

和月下天南,一夜车厢摇摆。压缩幽奇万梦,更方言满载。   掠窗悬厦欠伸时,灯眼递溶解。羡彼无情生息,认旧山新界。

 

采桑子·雨站

 

一声汽笛惊心处,车上离人。车下离人。雨打车窗沍眼神。   十年汽笛声何处,终点灯昏。起点灯昏。双轨长长如泪痕。

 

鹧鸪天·五月四日的W大学图书馆

 

尝记樱花树底逢。雨苔秘录旧游踪。欲知蝴蝶双栖处,须到蜻蜓复眼中。   人寂寞,鸟朦胧。石楼深曲偶鸣钟。百年时尚浑如在,门掩裙纱一角红。

 

前调·恋曲1990

 

零点歌来倦枕间。音波流耳又潺潺。若馀孤树标荒野,长是列车鸣远山。   家万里,景千般。相依无待鬓毛斑。不知驿动人疲否,心海仍留旧港湾。

 

玉楼春·明信片里的老斋舍

 

樱衢影帧东风剪。譬若相逢春伞荐。最宜花事碧山庐,都付手工明信片。   梦瞳巡夜双栖燕。时倩萤湖邻雪苑。黑牌熠熠若空书,满座白衣皆不见。

 

虞美人·交叉小径的花园

 

月波漫浸城南宅。视域玄蛛织。秘园雨屐可谁偕。屐后湿红如纸贴空阶。   深于海色蓝于梦。一睐珠帷动。他生邂逅乍停车。亭午曾于花底过青蛇。词题用博尔赫斯小说名。

 

前调·桥下

 

萧萧冷叶秋江渡。呜咽离船语。渡头独倚漫无凭。雨岸灯如旧事转零星。   六年流水应如海。伴我堤栏在。客车南北各交驰。不载愁人风景向天涯。

 

鹊桥仙·七夕

 

绳河迤逦,壶天空阒,宝槛烘镌鹊羽。星桥上下迥相望,算只有、四人私语。   盈盈一水,迢迢千驿,无妒重逢牛女。当时扣指度心期,听凉夜、秋池震露。

 

踏莎行·后雨巷

 

密缆裁天,层楼排盾。玻璃壁上频遗吻。夜深醉卧电车中,车厢搅伴霓虹粉。  罂粟花开,菩提叶嫩。伞沿轻触心音顿。那时蝴蝶印青阶,口红如海无从问。

 

临江仙·秋夜忆大堤口小学

 

又是老槐筛冷月,暗风旋过操场。重门开阖短长廊。旧萤招梦屐,人影入空墙。   昨夜江楼城堡熠,小儿游匿诸厢。境如魔法待施张。童年最云乐,遥忆转凄凉。

 

淡黄柳·蔷薇谢后

 

蔷薇谢后,衣涴凉蝉色。晌午晴飔流巷北。适有玻璃微感,颤袅槐花几窗格。   觅陈迹。城南蝶飞白。水痕蚀,淡青积。送人随春伞飘谁驿。黏霭莓墙,罨灯帘阁,那夜梧桐暗滴。

 

离亭燕·庚寅残腊怀旧

 

车过长桥如练。风景何人妆点。黄鹤楼高帘四卷,纳尽浮云千变。旧事记城南,昨日报章谁剪。   拼接昏黄胶片。轮渡交烟近远。者是故人曾驻处,芳草斜阳无限。夜曲动江关,老鹳危巢栖倦。

 

河满子·记忆水晶屋

 

明灭水晶之屋,都将往昔堆藏。墙角座钟针自合,发条启动磁场。午夜收音机里,老歌听共谁行?    雪外转过身影,窗前铺满星光。旧日记中留泪渍,砰然迸入春江。一片蓝山倒映,归人并立轻舡。

 

前调·梦后

 

谁在无星之夜,独留未阖之睛。荒墅间呈雷雨里,古帘带落青瓶。一片键光明灭,钢琴自响空厅。   昨日长廊幽邃,重门随过随扃。若有素衣人秉烛,肃然导我前行。最是百年伤感,觉来无物关情。

 

风入松·星空

 

谁持吉它唱秋原。遥夜寂如磐。那些灯火微茫外,羡长车、暮去朝还。你在星空以北,我居国境偏南。   别来身世太荒寒。只有梦无端。几回相拥骊歌里,画离人、浩宇深蓝。同煜云河一瞬,从教泪眼风干。

 

前调·八月八日晚霞中的Lydia

 

光团银毂剪青葱。采采笑颜同。踏车并我人羸秀,扑鞋尖、飐飐裙红。落日金溶鱼浦,垂杨翠扫蝉空。   少年心事各懵懵。明日四飞鸿。彩霞布置归时景,觉单衫、背染明瞳。是你人丛默立,发梢簪满金风。

 

诉衷情近·夏夜游湖

 

谁提灯去,影拂野园幽石。超声波里萤歌,蝙蝠应能听得。收集林间消息:虚网弥空,黑蛛旋太极。   湖星溢。雨过残云无力。一宵童话,凌晓都无迹。闻渔笛。儿时多梦,如斯奇诡,而今词笔,只一茎鸥翮。

 

蓦山溪·狮座流星雨

 

一天碎玉,划破玻璃屋。淅沥贯垂杨,响云外、寒声簌簌。金狮人马,牵引水晶车,从小队、夜游行,同秉神山烛。    万千遐想,总在童年国。明日踏江滩,五光石、能寻几斛。百年有约,无奈晓风吹,天似水、梦如飞,谁见孤星逐。

 

洞仙歌·圣诞星空

 

旧时通话,在星穹跳烁。积雪松林跺鳞脚。听筒中、画布帆立衔行,有时被、栖鹳钟楼钩获。  季风流域里,古堡相望,伊甸浮雕月光凿。挂蓝夜银橇,蒸汽机车,鸣响鼻、化为蹄角。向故国、秉灯共追游,摘蛇果盈筐,互簪金萼。

 

前调·旅欧返程换乘于迪拜机场

 

飞机骈趾,夜踱航空港。云作扶梯递升降。跨时区、分厝巘雪溟风;镶日月、颃颉双摇银桨。   入天方谜镜,蝠袷蝉纱,虚影幢幢各何往?一瞳一宇宙,稊米同烹,缘客票、密贮太仓一晌。巴别塔、魁然拄悬园,荐灵卉贞媛,坐禅游赏。悬园,巴比伦空中花园。

 

前调·夜航逾中东经停伊斯坦布尔赴欧

 

伊斯坦堡,正晨光酽涌。撑我机舱作圆拱。掠飙窗、珠毯逆客平飞;飨千载、蓝夜灯呵月宠。  向伊斯坦堡,悬圃为云,航线交衔织虚甬。昨倾杯注海,古陆舷骈,熠尖塔、遽化丛桅森耸。指层旻、众神肃星盔,竟游弋其间,一痕金鞚。

 

前调·游卫城博物馆

 

玻璃庭馆,贮时空秘汁。客化枪鲭刺窗出。月明中、虚实今昔千桅,罨蓝港、每夜森林密植。  举诸神之火,云叠浮雕,来就先贤卜其宅。有连场歌剧,敛衽伶人,皴石气、骤裂千年帷褶。佑航海斯民作城邦,正四熠琅玕,众星凝镝。蓝港,比雷埃夫斯港;连场歌剧,卫城内有迪奥尼索斯剧场。

 

前调·赴雅典经停慕尼黑机场

 

空中巴士,掠飙窗连帧。南部之星固穹顶。黑森林、踏雪月下奔腾;正蓝海、时有大鱼深泳。  我行殊未已,谁拨圆仪,灯闪航楼递相应。被轮胎攫起,无数机坪,飏巨毯、燃作雷綦风影。向此心安处是吾乡,看日堕层云,恣熔金锭。拜仁慕尼黑队昔有队歌名《南部之星》。

 

水调歌头·卫姨

 

先父早岁客职湖北汽车改装厂,家母数持予赴随州探亲。甲午夏,往拜滞随父执,卫姨立旧厂遗楣迎我。

堕我行囊处,迎伫有华颠。阿姨一霎轻唤,穿越这多年。遗址迎风逆长,诸父临川凝铸,背景白云天。麦浪拍孤岛,霭霭漾方言。    绿拖车,灰制服,赤围垣。相濡当日及我,诸味不须诠。金飨初阳野轨,黄拂远山丝带,归兴几曾闲。姨尚默留待,泪下若流泉。

 

前调·君士坦丁堡之战

 

旅欧经停阿塔图尔克机场,未几闻航楼遇恐袭。

阿塔图尔克,深浸夜之澜。旗鱼三五翔集,澜底漾荧毡。客聚珊瑚城堡,各睇蚌灯明灭,划十祷平安。伊斯坦布尔,星饰月刀弯。    耀金鳞,曳火弹,涌层幡。血袍徐拂危砌,残堞嵌王冠。尖寺密攒长剑,云宇纷凋彩绘,圣使未宜还。君士坦丁堡,终古海风寒。

 

满庭芳·过旧居闻老歌

 

栀子中庭,一方明月,接叶流送银波。珠藤成幕,虚掩旧帘窠。枕角收音机里,若深隐、柳靥梨涡。孤眠处、那些夜晚,总听那些歌。    蹉跎。人未觉,少年遗梦,彩帧无多。向秋雨千窗,此境谁和。零落微尘星际,浴倦耳、同是恒河。荒台上,彩排报幕,灯逐白云拖。

 

满江红·游木渎羡园寄京

 

蝴蝶飞时,谁著我、海棠荫下。追游处、名园掩遽,清眸回乍。树暗鱼分池上影,春阴人过廊间画。向空庭、一霎晚来风,花如洒。    欲留卜,渔钓舍;浑未计,莼鲈价。愿灵飙梦雨,闲常飘瓦。屋浸深烟红有角,橹收平浦青无罅。拓溟濛、相对剪新灯,梅窗挂。

 

齐天乐·高原车站

 

长车迥擘昆仑去,画图削落千帧。雪岭高低,花光浓淡,畴昔苍鹰目准。何由坐稳。正重莅元初,云流星殒。彼客昏昏,一厢瓷俑莫摇损。   砂轮轻擦宝石,碾烛花灯屑,何处村镇。野帐居人,浮窗旅梦,共此温柔一瞬。驿程休问。觉青海无边,月来如汛。过道空空,颊凉谁送吻。西方快车。“画图削落千帧”又作“画图壁立千仞”。

 

前调·毕业日

 

晕交灯寓湖山暝。依然桂园风景。楼下持花,窗前挥手,换尽十年名姓。行人莫问。旧吉它谁弹,破车谁领。甲骨文章,涂鸦满壁更谁认。   少年怀旧是病。忆临分笑语,暗泪盈枕。怪梦无凭,万千因子,一夜风铃轻碰。行囊待整。正檐角星稀,球场人静。残月牌楼,道旁留淡影。

 

念奴娇·你的故乡

 

常于梦里,行走在、无数陌生城市。某夜秋风深似水,来坐火车看你。绿月分衢,紫藤流壁,灯蘸帘波碎。镜花一侧,女婴睡靥恬美。   同住春伞江南,婷婷出落,烟雨人间世。只待那年萤夏末,伴我蓝桥听水。此岸游踪,殊方归侣,邂逅真无悔。荒原遗轨,不知前客归未。

 

前调·梦过昙华林

 

穿越秋风,更穿越、无数旧时街巷。无数故人来款款,都是旧时眉样。锈柱燃萤,藤窗嵌画,遗墅犹成长。钢琴敲雪,童声何处合唱。   星宇时作荧屏,百年城市,变灭投其上。黑隼眶含望远镜,负手钟楼凝想。湖水重盈,园苔骤褪,待客春衔桨。雨檐花底,先生昨夜家访。

 

前调·千禧前最后的意象

 

火柴盒里,看对面B座,玻璃深窈。冬雨江城流水粉,树色人形颠倒。达利、庄周,恍然皆我,午梦三微秒。石榴血溅,花间蝴蝶尖叫。    频赴屏后良缘,移形换镜,像素知多少。林表片云凝酽酪,月戴面模微笑。空巷笼音,古垣泌影,仿佛前生到。邮筒静谧,冬眠谁遣青鸟。

 

念奴娇·开往中心的快车

 

晚安朋友,本班次、正向华胥行驶。饰梦碎光珠万颗,都被长车连缀。圆象旋玑,方舆分野,秘籁靡终始。铁逵南北,搔挠无数蚿趾。   恍惚重过黄河,悬窗灯颤,斗厕谁遗矢。文轨朝宗声坎坎,恒此催眠暗示。败缛凝斑,初曦沐客,终点宏符指。早安朋友,播音到此为止。

 

贺新郎·在镇南关越轨的南方快车

 

虞驷坤维坠。匝舆版、夜帷漫展,霞衣金碎。无数村庄和城市,齐向天边撤退。移不皱、飐帘瓯水。十月洪炉凝流火,嵌穹宇、宝石皆新淬。失语者,有大美。   芒芒禹迹何年绘。溺茂草、虚标诸线,自封万类。兽拜山林人立碣,一体跂行遗味。梦不到、南关崔伟。客驭长车升白道,度月窟、境豁圆乾外。浮塌上,鼻鸣蜕。

 

前调·红高粱

 

大黑元无阀。烙金痕、谁持铁轨,扳撬天末。今夜北方高粱熟,递被车灯收割。更何处、黄橙飘忽?往日村庄窗花隙,下雪岭、觉有群狼突。摇篮曲,听恍惚。   不知倦枕成飞帕。把前世今生、原野河流齐抹。对面车中燃烟客,与我梦魂轻擦。这底片,随风谁掇?洗手间中吟叹久,倚盲女、摩镜抽丝袜。过道静,门栓脱。北方快车。

 

前调·杯渡

 

铁屋弥尸气。众男女、梦怀理性,此蒙安启?薄毯难容金字塔,报道有人勃起。辜负了、某声轻喟。楔向时空发源处,亘荒原、蛇眼盈珠泪。谁省得,大乘意。   一车人睡摇篮里。有分教:婴孩时代,慈悲无际。锈托盘中方杯稳,月下悠然飞济。所偕者、钟鸣鸥唳。尔外空明无馀物,觉我亦、通透或消弭。驿灯小,泊烟水。东方快车。

 

前调·看不见的故乡

 

镜括钟楼月。入鸮瞳、旧城图纸,冷莹跳屑。鳞瓦千坊凝版刻,横楔蓝江一截。打湿了、梦帘童睫。晨雨校垣明于膜,汩青青脉搏新桐叶。廊宇动,屐痕接。    桥横铁鹗沧溟越。把故乡、分装拆走,夜车千节。或有遗衢斜阳守,布景枫云樱雪。竞海角、天涯窗揭。吹彻百年金喇叭,到废墟之上重巡阅。同举烛,迷宫晔。

 

前调·母难日重询母亲身世为赋

 

目倦川途异。泊荒城、邻铺客去,叮咛再四。抱笈凭舷谁家女,续睇航灯如魅。说不尽、凄凉次第。雾隐高关红旗闪,雨其下、恸哭人间世。姨与子,团圆矣。   故乡回首三千里,正外滩、楼台浮动,钟波溶泄。暗壁夹衢遗像在,寡母病将诸姊。甚丧乱、百年未已?得我春啼昙华下,便少孤、为客俱无悔。闻此语,但长跪。家母1958年孤身自上海莅汉投亲;予三月上巳生于昙华林。

 

前调·合影

 

报载大堤口小学1970届毕业照,予以该校子弟生小居兹,观图兴感。

合影掀窗口。读书郎、影框内外,课间嬉斗。楼曳舰桥方启碇,舱室晨曦竞透。黑牌上、粉云交覆。堤角古槐昏鸦集,掬江风、放学纷挥手。四十载,重来否?    暑期作业谁先就?映煤灯、镜头分切,小眉俱皱。浸月银衢柔于线,串走梦中帘牖。到童苑、围观木偶。遥夜宾鸿声嘹唳,正天山以北蓝洋右。归合影,长相守。楼曳舰桥,小学有天桥衔接的双子楼。

 

前调·夜获故鄂汽改厂卫姨吕江母子电话时近清明

 

灵鸟其来也。废营房、中分锈轨,乱花喧赭。惊起电波星际掠,迥系两窗如画。隔沧海、故人夜话。虚线彼端高垣外,正遥村历历风鸢下。君共我,亦他者。   汉东旧国涢之野。背长云、少年(先父及其同事)并立,春川容冶。无限天涯流亡意,远近口琴吹罢。信劳动、自由能贳。金色火车掀麦浪,擘虹楣七彩层岚跨。遗史在,俟天赦。卫姨夫妇皆先父挚友,滞随未返乡;子吕江,予童年暑期在厂时玩伴。

 

苏武慢·仲夏夜梦初恋

 

雪软如绒,月圆于颊,牵手幽坊小曲。此约何由,十年还伞,回首巷空人独。夏雨鸣廊,音符满地,恍惚风铃坠屋。夜茫茫、双嵌星瞳,似凝平生忧郁。   三两幕旧事,时时梦中重演,模拟无穷结局。楼外楼中,门开门阖,聚散离奇谁卜。别后音尘,识前身世,怕有伤心未读。想初春、人倚梅花,千鹤同飞雪国。

 

(刊于《诗书画》杂志2017年第4期[总第26期]。)

 

相关文章
读者留言
评论仅为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