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坛

添雪斋诗词 / 李影青

《礼记》:“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诗三百以降,诗与乐合,诗词皆可歌之,盖因情志充沛溢出心胸,不得不发之作。于九天则日月星辰风云雷电之象;于九州岛则江海波澜山川迭翠之形。生于心,动于气,相化相激,气志成意,意字成声。一色之章,融天地之四气;众色之文,起万籁之八音。纯以情驭,纯自感发。曰:“思无邪。”

故于诗词,作我心,求我得,为己言,不欲因袭古人也。天地之美或有相通,千年时序已致其异。今时之人,于前人集中寻章截句,鋀丁堆盘者,我所鄙之。庄子曰:“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吾曰:“我因我眼看人间。”情自怀生,以从心也。我心即我,黑白刚柔是我,善恶褒贬是我,有情者是我,无情者亦是我;怨诽者我,思慕者我;纵不宽厚温良,纵不婉静慈谦,皆我矣。得一知己可喜,失一路人何哀。心持恒者,得失无损。托身万物,撷星河一罅之光;溯游回风,开风怀隽异之气。笔下风雷,宇宙寥阔,可生可死,不可无我。此亦馀生之不可舍者耳。

——作者题记

 

 

出车

 

出车震震,道途交逐。高冈疾徐,驰驱千壑。骤风走沙,号灯微烁。坐中群客,噪呼大噱。伊其相和,谁与吾乐?

出车阗阗,吾乡已舍。僄速遐方,逾迈千野。陵阿如倾,列星如泻。同路者众,同道者寡。跂望前驿,各分诸夏。

出车轰轰,并轨而行。迅指陟卓,跋履千城。宇厦如魅,悬灯如睛。宵行群客,彼路皆茕。曷至其终,四散纷呈。癸未十一月十二

 

五月

 

五月榴花,六月华藕。正月蛰振獭祭,四月王都垂柳。秋令于春,并兴藜莠。良臣勿用,白驹逆走。皇者煌煌,不可讦奏。民忧民瘼,曰此征咎。

八月盲风。九月霜戾。辜月卉腓,腊月卒岁。广莫北征,掊克居位。二月会次于京,三月圣人冯尸。下民哀极,八音遏密。心之忧矣,维此永泣。

蚕月卜桑问筮:“三日尚可,四日杀我。”是月萍生,转徙于涘。夭夭邓林,郁郁秾李。桃发伏血,缟素李始。莠民犬羊,九门磔禳。车乘三千,旌旆央央。钟鼓将将,王寿无疆。

仲夏冬令,暴兵来迫。仲夏秋令,民殃于疫。四月苦菜秀蔟,火出参伏。兄弟将隔,去国流逐。五月反舌欲噎,望帝血哭。蕤宾三迭,故人永别。

日之一火德在怒。日之二朱旗赤羽,日之三车徒血路。日之四戕风起恶,坛场如俎。千骑阵杀,铁幕锢宇。公交车奏牍,冯河暴虎。青青子衿,盻如芥土。民之何辜,焚如死如弃如。

五月初吉,震风凌雨。路有履霜,邦有猰貐。载生载死,虐在暴斧。哀恫之国,天日昭昭。夙夜之夏,菀柳飘飘。薤露玄草,晞于初朝。我歌且谣,歌以大招。

五月端午,角黍切玉。百索悬腕,母氏亲束。七月乞巧,双星临桥。与子执手,誓之偕老。年岁其逝,色丝失斐。年岁其慆,孤燕回巢。今尔之思,予子何归?予美何归?归于蒿里。

八月仲秋,酥饼如圜。诸友维宴,香松腻鲜。九月登高,茱萸佩裳。菊醑清冽,兄弟重觞。年岁其速,桂华馀馥。年岁其除,霜鬓薄躯。今尔之思,予友何归?予兄何归?归于深芜。

十月虹藏,日在昏危。群山陨萚,万木同悲。生者逝者,莫不可追。星睧大野,沉水积夜。百川没世,千街如罅。钳口昧天,二十一夏。天雷解宥,胡无罪不赦?

端月太簇,获麟绝声。季春姑洗,风起清明。年岁代谢,时雨纷莹。风行艽野,草木青青。梨花梨庶,覆雪镐京。以称克谐,以介倾城。庚寅二月十七

 

西汉舞蹈俑

 

泥成象,纳一芥。笙镛协,顿履迈。屡僛僛,翩翾駃。袖如翼,逐风衸。凤尾弧,鹤躬拜。终此舞,千年届。寂如初,不曾喟。子兮子,今相邂。无声看,深蓝界。丙申五月初一

 

劫灰

 

石炭纪,二迭纪。三迭纪,侏罗纪。白垩纪,第三纪。或裸子,或被子。亿载生,亿载死。涅为石,凝筋髓。储阳和,融金水。育电阙,驱钢兕。逢瑞世,价倍蓰。掘千寻,探其址。火井间,烷气里。发万甿,求一匦。得一匦,血累累。黑玉色,践酣紫。甿者殇,如敝屣。甿者生,如蝼蚁。斯人去,须防弭。国有器,难怙恃。国克谐,请誉美。仅戋馀,某篇诔。百十字,载片纸。槐花开,莹白蕊。槐花落,雪浩弥。石有心,涕泗起:“吾魂黑,曰谥毁。名劫灰,劫未止。阳和变,杀气始。夭砂丁,实上旨。匪吾非,匪吾是。谓何哉?谓天只。”复春深,耘春耔。田畻间,彼妇仔。日继日,望而跂。土半抔,归家矣。远天霁,云流绮。采采之,青芣苢。庚寅二月廿八

 

陶公饮酒韵十九

 

大道如转毂,何须问筮仕。黑白或死生,劫外谁諠己。色身终为尘,无需谈荣耻。思即在即理,孳衍碳硅里。文明纵轮回,重诞太初纪。宇宙形楸枰,弈者互觏止。一局万亿年,长醉彼所恃。丙申二月初七

 

陶公饮酒韵十七

 

谁守古城魂?心褰凛絜风。邦有献者君,抱节死生中。烈士终不灭,积沙酹冥通。残柱石壁上,新月正如弓。

 

陶公饮酒韵十四

 

长夜并沉渊,深黑正极至。嘳息浮微凉,谁人与吾醉?魂影不可见,泯然在苫次。生者白发间,遗光心所贵。酹酒少年时,如何说其味。甲午五月初六

 

陶公饮酒韵十一

 

傩火耀庙碑,野花封古道。秦冤春之末,胡桃青未老。致远者泥蟠,褰裳携席槁。渡河逢丕变,戈铠明且好。絮酒廿四年,自斟如怀宝。人乡虫兽鬼,誉谤铭桓表。癸巳三月初六

 

陶公饮酒韵八

 

粉朱欲流翠,澍雨凝沈姿。花气同填海,春痛在别枝。鳞苔勒残碑,虫籀诔且奇。玄酒即世味,恸醉亦难为。烁电做犀燃,精魄破迍羁。癸巳二月廿四

 

陶公饮酒韵一

 

巨厦垂夜帷,灯海共焚之。煮雨青在野,挹酌天地时。所注春醁绿,秘色如龙兹。饮者合寂寞,长醉见析疑。破空荷爝火,迫痛亦秉持。癸巳正月十六

 

死神的24Hrs

 

19:21

暮云叩高城,光粒渐芜漫。色块割几何,构图某人畔。斑斓界其面,神情不可判。绚明若天使,沉暗如撒旦。身后持巨镰,墨影奔雷焕。忽去无行迹,人潮聚复散。万象皆镜像,夜风已垂幔。他当时活着现在是死了/我们曾经是活着的现在也快死了/稍带一点耐心——T.S.艾略特《荒原》

 

00:11

远空即大野,繁星沸如水。穷夜聚洪流,衍生一玄沚。新世临彼岸,倒映恍旧世。沿岸彳亍者,迷路无终止。近时若聚卵,远时散蟹子。身影委霉菌,眸光白于纸。情感已离席,上帝亦垂死。也请为那些在船上的人祈祷吧,/他们最后的航行终止在沙滩上,海的嘴唇间,/或者永难脱身的黑暗的喉咙里/或者大海的永恒钟声传不到/他们耳际的任何地方。——T.S.艾略特《干燥的塞尔维吉斯》

 

07:03

夜息伏巨兽,大城章夔纹。灰霾启深窟,列阵拥魔军。战鼓布神谕,脉动声泯棼。寂寞一少年,其血正殷殷。趋赴十字路,燔祭与熯焚。焚灯似迭浪,越轨浸楼群。冰封朝阳底,橙紫玫瑰云。如果想得到温暖,我必须冻僵/在寒冷的炼狱之火中颤抖/炼狱的火焰是玫瑰,浓烟是荆棘。——T.S.艾略特《东科克》

 

11:45

商风炼槁叶,万魂色渥丹。长衢界十字,天火浴高坛。行者身为炬,观者市于馒。焰举正可舞,余酣复余欢。溢炎若洪漭,何日没冰峦。峦上龛神像,下列水晶棺。假面并重甲,不死待谁剸。那些亲眼目睹跨进死亡这另一个国度时/只要记得我们——不是/迷失且暴力的灵魂,而只是/空心人/填塞起来的人。——T.S.艾略特《空心人》

 

16:58

荒原有雷雨,长鞭旧灵魂。季世燎劫火,万死出本真。待某年月日,苔衣镂骨茵。幻生白蛾飞,光影化星辰。馀烬有奇花,花名曰常春。重构入伊甸,黄昏逢何人。遍摘青苹果。馈之于死神。每首诗都是一篇墓志铭,/而任何一个行动/都是走向断头台,走向烈火,走入大海/或向一块你无法辨认的墓碑走前一步;那是我们的/起点。/我们与濒死者同死:/瞧,他们离去了,我们与他们同往。/我们与已死者同生:/瞧,他们回来了,我们与他们同归。——T.S.艾略特《小吉丁》。辛卯二月初二

 

用陶公饮酒韵二十首并序 选四

 

乙酉五月,廿二日夜,临海观风,行者寂寂,忽觉情之一物,与酒同论,溺者如醉,久不复醒;别如伤酒,痛不堪言。故借陶公饮酒韵言之,诸章尽日,一载已矣,辞中魇语,不可详解,如公之结句“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仲夏密雨急,幽寒故来之。人间谁复省,见时即别时。愁绪生细草,青青密而兹。缓缓接远路,此去不堪疑。扬风动如波,趋向梦中持。乙酉五月廿二

从来秋深时,苍天如大道。孤鸿自往来,原陌青衣老。馀情与花蔓,荒骨皆腐槁。心头朱砂色,已无一枝好。何堪收囊中,聊为持之宝?别久必不识,茫茫失里表。乙酉九月十六

吾于荒原上,哀鸿斑驳至。吾于斜阳里,凝寒稠如醉。吾于长夜下,时空失其次。思想破如沙,扬之何为贵?馀光漠然传,一粒皆一味。丙戌二月廿二

天意固不衰,春风浮旧宅。槁木欲轻软,伏藏微苍迹。动念在瞬间,覆卵密千百。争涌成新诞,万转春花白。蚀骨琉璃色,深怀哀与惜。丙戌二月廿四

 

Palmyra

 

帕尔米拉,帕尔米拉。古罗马,古希腊。圣庙广场二千年,千年迭石苍烟飒。暮色新绿椰枣林,孤坛廊柱正倾塌。帕尔米拉,帕尔米拉。神乃降,哈里法。金砂晨启古城阴,群魔贪饕出兕柙。夜袭烽燹弹孔间,碧血白骨刺重甲。沙海已淹旧文明,天国非国谁凌踏?断壁新月失古色,人炬劫灰积成塔。帕尔米拉,帕尔米拉。阿萨德,哈里法。神凡是日身如祭,智者已逝风不答。寸心遑论死与生,肝胆同抱冰雪合。帕尔米拉,帕尔米拉。阿萨德,哈里法。长河波哭声礚礚,翰海摇星密云匝。汗青无毁铭此霎:曾有一人守阊阖。曾有一人志不怯,曾有一人着白袷。乙未七月十三

 

腊八粥歌

 

腊八复腊八,骨削但畏风镐杀。供佛需供粥,粥水一钵腻甜滑。初一榛与栗,碎玉研金屑。初二下碧糯,指间微青雪。初三添火枣,日影深紫泄。初四建莲子,清圆苦心缀。初五入葡萄,汉家月华洌。初六赤豆红,合握苌弘血。七日点龙眼,鳞甲寒光灭。八日落花生,落者是谁歌诀绝。集此腊八粮,度此腊八节。求粮当求谁?此日当噎噎?灶前粥复粥,缙云之徒谓饕餮。釜下毁复毁,赠食之人污于涅。龛前经复经,日昃之离嗟耄耋。一之日觱发,大地寒气坼云裂。二之日栗烈,有人决眦饮冰雪。星瞳破碎失血色,血色淹留朝阳侧。北风惊飘谁所雇,攫愍缚口天之敕。长河千波但冲冲,是夜北方天幕如铅黑。丁亥十二月初十

 

焚骨

 

啸歌于草昧,喑涩不成章。禋祀殄樛木,触山沈夕阳。深杯承寂寞,诸野覆苍黄。吾骨独赍志,焚如象藏香。壬辰十二月初八

 

幽深

 

天意浮云俱幻也,溷然歌哭已当途。或观此雨北原下,或逐狂潮西海隅。老木嶙峋沉死水,长街濩落贯神都。三千里皆夜风起,所以幽深不可逾。甲申十二月初九

 

风起

 

萧萧独我歌而始,夙夜为之苍暗矣。天欲蒙蒙地欲消,生如泯泯心如止。未知相绝怆形时,不若所思晞影里。大寐终其无尽兮,俄然有意说风起。壬午二月

 

秋雨

 

谁将秋夜雨,淅沥遍倾之。悬影千灯窅,窥吾一芥悲。依稀人已远,愔翳梦而知。忆此幂天下,惊雷共那时。丁亥七月十三

 

廿七

 

春澜已逃者,我未醉眠深。夜拢鏖兵势,风生禀火祲。有身偕大患。无冀忆初心。只把少年泪,萧然徒自斟。丙申四月廿七

 

春分怀Louis Isadore Kahn

 

谁驾光之驷,来勘破壁人。水铓弛海岬,射日定分春。镜影流风谧,灰华勒石新。垂听沈睡地,鸣笛一躬身。丙申二月十二

 

廿四

 

六月榴花血欲燃,春风廿四复年年。灵旗墨夜敕昭世,稚子红场放纸鸢。舞宴酒徒如旧识,残胶默片正空旋。星垂秦壁风垂海,似举宏觞奠九天。癸巳四月廿五

 

细雪

 

鸿蒙萧瑟久,细雪又寒城。不得长相忆,聊期转瞬萦。风刀知所愿,玉骨剔为樱。夜覆三千里,苍华即一生。甲申十二月廿六

 

律循

 

惯借丰碑识古秦,孰为幻灭孰为真?秋中老柳动寒起,眼底孤星为子沦。不过有时缄自口,但留一介寄生人。未来纷浊与遑遽,欲喜欲哀之律循。壬午九月

 

红叶李小径

 

千灵缥色冷光涵,春息漱花如戮戡。纷向化城空际掠,星空大隧涌深蓝。丙申二月初十

 

白玉兰 二首

 

君生融雪本莲台,为我逃形旋一杯。瞥见天青冲肺腑,枝头白鸟已归来。

春漪结习未曾沾,梦域吹香到素缣。一抹天青溶入骨,倾城白羽满乌檐。丙申二月初十

 

星座宫神话选

 

昔之世界有精灵,摇落群星做夜萤。两种天真盈我手,绮光注入水晶瓶。“昔之世界有精灵,摇落群星做夜萤。”乃癸未年初所作,久未成篇,故不曾入集。今凑此开篇词。癸未二月十八题记

谁掷心魂燃愈明,万千火雨指间倾。谁犹长缚星云链,碧海苍崖等一生。Andromeda仙女座,希腊神话依索匹亚国王之女,因母亲炫耀美丽,得罪海神之妻,被作祭品为锁链缚于海边崖石,后为珀耳修斯所救。仙女座流星雨亦为最著名流星雨之一。青铜圣斗士瞬,武器:星云锁链。

喟然炼狱门前视,深黑台中人子死。撒冷城头烁烁星,千年光错春分水。Crux南十字座,十七世纪由半人马座分出。今南半球可见。《神曲》中入南半球炼狱门前曾望见之四星,耶稣时代耶路撒冷城亦可见。座中有暗黑星云,名煤袋星云。耶稣亦称人子,死后三日复活,复活节定于春分月圆后第一个周日,正该星座最亮时。

或无骏骨逝骎骎,独守秋风到宿心。铁色荒原光与影,铜声犹在马头琴。Equuleus小马座,希腊神话中人马座之女,与风神私生一女,为逃避父亲追寻而躲起,故星座只得马头部分。九月最亮。马头琴始初本牧民因怀念死去小马,取马腿骨为柱,头骨为筒,尾毛为弦而成。

秋风堂下止雷霆,掩亚人间终议庭。时序已辞神弃子,漠然来秤满天星。Libra天秤座,希腊神话中时序女神之一正义女神手中公平之秤。黄金时代过后,人类道德败坏,众神弃而去之。天秤留于夜空星宫。古罗马时代,天秤座位于秋分前后。秋分至,雷始收。己丑二月十九

秋之风下陨之火,一抹真红心底锁。某世某生星海内,有人焚骨正如我。Scorpius天蝎座,黄道第八宫,希腊神话中蜇死猎户座之蝎子。α星心宿二,古称“大火”,为红巨星。夏历七月,入秋渐西沉。黄金圣斗士米罗,绝招:腥红毒针。

银蓝花簇七星团,谁与夜风相约看。四月人间春陨尽,一层冷碧覆千峦。Taurus金牛座,黄道第二宫。节气立夏。希腊神话宙斯拐骗欧罗巴所变之白牛。座中昴宿、毕宿。昴宿亦称“七姊妹星”,蓝色。己丑三月初二

银汉水添星一斗,夜风醅酿光之酒。谁人持柄挹幽凉,碧露缤纷生梦后。Ursa Major大熊座,希腊神话与小熊座同为母子。中国之北斗七星。

有人魅惑夜之域,冷翠烟罗光羽翼。阿赖耶中生落花,微香幻作星辰色。Virgo室女座,或名处女座,黄道第六宫,全天第二大星座。为长双翅之少女形象。古希腊传说为农业女神Demeter,或其女冥王之后Persephone,又传为正义女神Astraea(黄道第七宫之天秤座即为其手持公义之秤),故该星座出生人皆追求完美者。己丑三月初九

生之记忆梦之光,传说声音渐渺茫。百万年前星火色,游离今夜我身旁。癸未三月廿八跋

 

有花

 

有花摇落在当期,一刹翻飞即永离。谁亦生生似花者?风前孑影颤然时。甲申十月初九

 

曾听

 

曾听道曰有生死,我欲我心如水止。每过三千六百年,随风结得丁香子。辛巳十月

 

大明

 

我住人间第几家?一生随意落天涯。东风更做消磨者,吹破檐前杏子花。辛巳年十二月至壬午年八月

 

妖夜

 

睫如长翼启初翔,梦到江南旧水乡。一夜砧声非古意,有人欲碎月之光。癸未九月廿三

 

天仙子·仲夏夜流萤

 

碾尽时光明屑绽,眠风殉夜樱之瓣。琉璃尾羽露吾身,星碎片、月碎片。掌上空花飞做霰。丙申六月廿五

 

风流子·紫藤萝

 

一瀑堆蓝堆紫。一笔缠枝青尾。千蝶络,罥絺衣,婉婉袅风之子。风起。风止。吾梦空华生死。丙申三月十三

 

干荷叶·孔雀绿釉荷叶式洗

 

干荷叶,梦江南。古月封其念。一分岚,九分蓝。石魂天火更深谙。烧入骨,生青琰。丙申三月初一

 

生查子·星之章

 

星陨

愈夜愈堪归,星焰穿空裂。心魄袒如花,心骨清如雪。   万古亦区区,思极焚身啮。不若漠然间,速请长相别。丙戌九月廿

 

留春令·遏停六十秒的光

 

忽丝成蛹,勒停驹郄,太虚前夜。迭折时空谒其神,众神已、长辞也。   裂界谁抟风之驾?在花开之野。星陨投光化春冰,照见了、归来者。乙未十月廿二

 

沙塞子·萤火虫

 

夜息虚恬如瓮,谁点起、小河灯。迭宕飞光千亿,馀音轻。   素釉随风沙化,谁碎作、满天星。吹熄吾魂颜色,淡而青。丙申七月十八

 

菩萨蛮

 

谁掀森碧琉璃色,依风欲濯天之翼。曼夜辄虚空,微星启暗瞳。   悄声窥彼岸,浪起花如霰。独立失形容,予心无所终临海。甲申二月廿八

 

眼儿媚

 

夤夜初心复沉沦。幻想语天真:待千年后、于千灯下、觅梦中人。   纵然痴至忘情矣,不过一烧痕。等风起处、那青芜色、到绿罗裙。壬辰闰四月初三

 

减兰·咏花

 

偶然说过,落下丁香曾是我。去似流星,留得长空夜影青。   何年何月,无梦无烟之幻灭。世界如今,漠野寒风风里心。丁香,别称:天国之花。

遇风而过,缘结千千谁识我。不许缠绵,育在荒原四月间。   飞空郁紫,所见古香生与死。如梦之音,夜夜随他说葬心。T.S.艾略特《荒原》: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从死去的土地里培育出丁香。

青青羽叶,半树星星柔紫缀。花信蹉跎,终此孤身到汩罗。   苦中之苦,人谓可怜谁予汝?细细遗香,恋恋中原我故乡。苦楝,廿四花信楝花为最后一花,标示春季结束。《续齐谐记》言:屈原五月五日投汩罗江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汉建武中,长沙欧曲,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谓曰:“君当见祭,甚善,但常所遗,苦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可以楝树叶塞其上,以五彩丝缚之。此二物,蛟龙所惮也。”曲依其言,世人作粽,并带五色丝及楝叶,皆汩罗之遗风也。苦楝皆生于荒原之地,入冬形如槁死,民间语其“可怜”。英语系国家对楝树的通称为 China tree或China berry,即“中国树”。漂泊之子,因其音近“苦恋”,亦多借其思乡。癸未五月初五

 

海棠春·西花厅海棠已落

 

如潮日影空庭浞。无人在、花前立着。已四十年过,负尽看花约。   醉颜白袷春孤酌。是花在、风前践诺。蔌蔌一摩碑,抵死心痕烙。丙申二月廿五

 

凭栏人·朱朱白白的杏花春雨 四首

 

破骨丹砂千万枝。风舞翛然生梦骥,迷途不可窥。镜中身、谁与期?

指捻春寒如冷弦。枝卸春尘如蝶幻。轻裾乍舞旋。发微风、吹白纨。

世界红消声转哀。流月馀光浮淡霭。回眸漠漠开。御风人、何不来?

履过苍苔风正斜。轻粉眸光疏影下,春残雨巷花。这飞红、非是他。丙申二月初十

 

鬲溪梅令·腊梅

 

月生雪魄满清肌。任风吹。梦与寒香同覆、淡黄衣。寄君簪一枝。   影于长夜慧成痴。或因谁?转徙江南江北、不曾归。待重开那时。乙未十一月廿七

 

清平乐

 

空烟流水,夜雨青梅子。真也飞红侵残耳,真也韶光衰矣。   吾梦指隙流沙,吾乡远者天涯。春末心痕淡淡,风来或在桐花。壬辰四月十一

 

秋蕊香引·白菊

 

天雨哭。催予初服。故苍青积、肃霜下、生野菊。拂衣辗转荒原去,正勘入秋局。 

秋局里、撷月光三万幅。碎明玉。指间涣落,一抹风潮绿。抱残露,于寒夜,茧成幽独。辛卯九月初五

 

浣溪沙·暮光之城

 

永夜飞花蜃气绯,魅虚遮却月如眉。堕之天使不曾归。   沉睡人真孤独者,三千界尽槁凋梅。清眸暗处有馀辉。月食

深墨即将深白时,光如流矢众神持,光如羽翼世披帷。   悲喜大寒皆失矣,死生秾丽且由之。苔痕垣角绿微微。破晓。庚寅五月十七

 

玉团儿·明前绿绣球

 

轻抛慢解连环玉。掬一把、深春万绿。太素初形、前生明月、今世星簇。   清和已入青冥局。拂一袖、青襟白服。片影流光、有风堪御、心似淡竹。丙申二月廿六

 

玉团儿·雨中的白玉兰

 

优昙皓皓终开睫。是窥见、时光掬雪。捻作鸣禽,越人歌里,蓝调天末。   孤音漫斲春冰骨。掞白翮、风生冽冽。辑梦之君,缟衣趺坐,惟等雨涉。丙申二月初一

 

秋风第一枝·仲秋夜月下的桂华

 

把秋心、溶骨青些。碾玉而生,汲月之华。风露遗香,风姿落霰,风影流砂。   如吹雪、如萤坠也。杳然空、此世谁家?缘灭谁嗟?明日归来,便隔天涯。乙未八月十五

 

木兰花令·满眼繁华心上灰

 

癸未旧作魇语系列结句有“满眼繁华心上灰”言,今四载矣,春夏之交,烟雨数日,落朱成碧,迷蒙幽湿,千色皆暝,忽思前言,前七色之夜,今七日之灰,诗谶也,续章也。

 

淡灰日

春华如雨默然散,春碧沾衣尤浅浅。人间四月淡如烟,青魄如痴行渐远。   春风拂发盈盈眼,春逝无声春夜半。一灯黯黯见流光,似水沉心波缓缓。

 

清灰日

酴蘼碎了琉璃朵,暗瓦迷离生碧火。人间春末怯开帘,末世风魂来泣我。   清池丝柳冷然娜,清绮芳华依旧么?怳然意想动微歌,透影凄洏随梦堕。

 

白灰日

林花晓露皆霜白,青石新藤于旧宅。人间是日失花痕,一杪繁枝幽也碧。   萧寒梦雨无朝夕,袖底凉烟迷惘织。明眸皓色不曾生,弥幻诸天皆古色。

 

蓝灰日

千崖自冷沉暝气,海末青蒙风已起。人间无地葬初心,千里哀云浑若垒。   长街湿重霓灯靡,片羽零星花色腻。夜阑溶与八方尘,纵有清蓝当幻矣。

 

紫灰日

已无古郡熏衣紫,数点缤纷流转死。人间暮色许苍茫,谁是苍茫第一地。   雨如沉铁风如水,渐老华灯垂旖旎。绮光郁郁失其心,冷骨轮回深霢里。

 

暗灰日

垂杨絮絮烟青袅,暗水萦萦枯石老。人间一霎萎如花,飞尽苍红之魅了。   风魂低语雨魂缭,层迭如波光电杳。古城钝夜正泥涂,墨影斑斓荒壁窈。

 

冷灰日

泻青风柳颤如睫,开彻风花疑幻雪。人间天使翼成灰,一夕倾城寒雾澈。   沉沉迷魄曼歌谒,故也淹星和闭月。微灯鳞火是耶非,累累冰凌依骨迭。丁亥五月初二

 

虞美人·紫辛夷

 

谁惊白腹紫椋鸟。沸沸腾天杪。谁因河广化轻舠。远涉春冰野水没花潮。   谁衔夜酒葡萄满。醉里如初见。我于彼岸看风烟。君守苍山万朵小红莲。丙申正月三十。“紫”字出律。然鸟名为既定名,不可改。

 

秋夜雨·夜雨

 

秋榕尚带青消息。招来觭梦之翼。逢于风起处,正倦洗、长衢过客。   沾衣潜入秾华色。共夜灯、开谢烟赩。魅影谁可缉?一雨下、倾城残碧。辛卯九月初四

 

寻梅·红梅

 

冰封世界新圮裂。雪在烧、千红烙碣。精魂循例光中沸。伴斜阳唇色,死生同烈。   风刀始磔虬龙骨。破虚空、甲鳞纷爇。春心厄夜逢喋血。正抟飞投火,肝胆灼热。丙申二月初四

 

鬓边华·红芍药

 

蕊生金焰欲爇。春褪尾、从伊诀绝。梦红衣、焚却前身,等红药、桥边葬月。   馀温洇过深香,谪堕者、风摩雨绁。是吾也、相遇相持,是吾也、忘生忘灭。申三月廿六

 

河传·舞之雪

 

于夜,纷谢。坠星辰者。暗碧之花,永无悲喜亦无邪,生涯,襛华皆刹那。   一番初见如今夕,谁曾识,疏影清寒逸。是歌耶,还梦耶?非耶,不须重说耶。丁亥八月初三

 

缑山月·南宋半月形玉梳

 

玉魅拢苍青,云鬟幻月明。莲华相约上弦生。与秋风抱影,君皎洁、君盈缺、我同形。   时光如劫斯人梦,千载后初醒。乌丝难再指间倾。本无心过客,今夜雨、今生葬、昔时灵。丙申二月十八

 

隔浦莲近拍·夏末残荷

 

何人青骨独往?老矣江湖上。夜气风雷里,轻轻坠、低低葬。一萼无色相。空相望。秋水归时样。   世之网。今生过客,他生更觉如妄。星光渐滴,雨后侵残天壤。十万新凉露在掌。淡忘。那年因汝而唱。乙未六月廿三

 

夜游宫·樱之开与落

 

大块噫声远迭。报开彻、风姿幻雪。万点春瘢擦肩拂。六铢衣、雨天华、颤如睫。   骸色逾明月。已剔作、琉璃灰蝶。覆水流绯铺粉缬。花葬也、一沤生、一沤灭。丙申二月初八

 

三奠子

 

又榴光啮骨,花气焚肌。红月葬,似当时。人间车下梦,年少白征衣。烟华事,封一匣,不曾窥。   青芜野水,天地寒灰。风正刈,夜如帷。家山多薄酒,遥奠请深杯。沧海上,星河下,可曾归?

 

四园竹·风竹

 

秋潮入骨,密筱唱骊歌。日华如海,流泻晦明,光影扬波。千叶飞,天与地,风中谪堕。似惊鱼在游梭。   梦之河。初心梦色青珉,生涯失色缘何?碧意成灰一刻,醒者无情,忆念销磨。君共我。纵邂逅、春醪已错过。乙未六月廿六

 

最高楼·夤夜尺八声

 

窅冥霜管,叩骨起轻寒。于瞬刻、满秋烟。时空晶壁谁人破,一声清促到人间。是风吹,在何处?在何年?   在天末、疏星云影下。在楼壑、宵行孤独者。心委蜕,梦燔燃。怀生夜气光为脉,世生万籁寂为言。我知它、将化蝶、在风前。乙未六月十一

 

夜飞鹊慢·白玉兰

 

春初夜如语,簌簌香盈。遥听或是谁醒?唤其高树精魂发,冷焚银焰于庭。攀纫上檐角,似燕山飞雪,白鸟舒翎。花潮幂历,共吾心、彼岸遐征。   天地一柸空色,生死两繁华,羽化无声。翯翯凌空穿越,永恒疾苦,悲惨之城。渐行渐远,渐抟风、已负苍冥。剩时光传说,当年过客,背影微青。丙申正月廿九。从我,是进入悲惨之城的道路;/从我,是进入永恒痛苦的道路,/从我,是走进永劫人群的道路。——Dante Alighieri 《神曲》

 

千年调·薤歌

 

又梦旧时春,春冢在京洛。化碧苔文似篆,幂历街壑。于斯宿愿,已共风沦铄。我醒处,夜正焚,花正灼。   旷年罪者,呵壁影如昨。挹取青醴一瓮,与尔同酌。不思老矣,只酹少年魄。我醉处,夜无声,花落着。乙未四月初四

 

簇水

 

缣带飘风,是谁错落娑婆界。粉红深白,是万朵、花身菹醢。碧野樱华如织,是汝魂衣态。心却在、隔世之外。   引光霭。若沙也、握它不住,指隙处、遗魔戒。人鱼梦里,死缱绻、生沧海。魅骨化形星沫,逐浪而长迈。何容我、天末重相邂?樱花落也;花气同填海,春痛在别枝。丙申二月初八

 

满江红·凤凰木

 

火狱挣开,殷雷激、阿房紫阙。谁夜逃、焰流归路,怒红如泼。星气灼心淹法界,凤皇赤落朱砂血。把几生奇色几生魂,同燃彻。   倾一国、明光缬。裁一幅、斜阳褋。令此炼形者,肆意飞勃。天地傍瞻长矫翮,青山海雨承轻屧。是诞于夏野死于风,同吾骨。丙申四月廿一

 

尾犯·深蓝鸢尾丛

 

色即是空冥,浓靛海尘,轻紫蒙雨。薄暮悲风,有何人愁予?有蝴蝶、菘蓝染翅,有知更、钴蓝渍羽。有身如魅,露佩烟裾,潜蹑野之渚。   摅虹谁递远?光逐梦马来驭。冷眼青金,看千年羁旅。看地纪、山蓝弦曲,看天国、星蓝邃古。看生或死,淡引彼岸中低语。丙申三月廿七

 

天香·绿萼梅

 

潆碧罗衿,拂深白袷,回眄彼何人也?独立沧浪,涟漪疏影,淡极古香盈野。幻花三世,谁契守、初心开谢。肩倚弥空暮色,千亿银甲焚冶。   冷看身如星泻。蹑春冰、遇撷星者。按起时之光剑,赴青青夏。素骨温柔剔罢。请魂梦、聆风识永夜。待雪归来,携君羽化。丙申正月二十

 

塞孤·街头的微型骷髅

 

履长街、独息归其穴。一把披荆残骨。一夜风魂生槁叶。怀抱着、秋之蝶。春之尾、夏之丘,终等到、冬之月。照戈多者,来影明灭。   颓址立死生,销铄观波劫。陌上繁花谁说。只在无家声里歇。尘化也、髐形裂。窥幻昧、界三千,还记否、深眸澈。梦中人、白发如雪。西班牙艺术家Isaac Cordal。

 

古香慢·重开的六百年前古莲子

 

死生契阔,吾或重温,君可归也?水誓馀音,散入月光冷灺。春影到秋怀,锢心紫,沈埋楚野。等秾华万种过尽,等他六百年夏。   等世界、风烟吹亚。青染低眸,初醒于夜。有雨时空,历久已成孤者。忆念覆形骸,共其魄、寻香不舍。在江湖、梦之外,寂然开谢。乙未七月初四

 

采绿吟·祖母绿

 

梦隙清圆滴,汲白露、化做星沙。梧桐曳影,竹篁溶袂,梅萼痷茶。绾时空万亿,揉风息、静栖剔透些些。睡眸开、寒潮下、孤光如缎如纱。   看碧意深苍,熙冰里、沧浪犹待歌者。石魄已空明,海气即生涯。故岑中、幽骨澄莹,春芜色、兼收入谁家?长相忆、秋水翠烟,青垂夏华。壬辰七月廿四

 

秋宵吟·熄萤

 

有青青,月息者。一种残星流泻。寒城里、借暮色千灯,碧光如拓。引风灵,袭大野。脉动萌于冥夜。孳萤火、是寂到无情,寂然深化。   等尔归来,奈侧侧、温柔黜罢。旧窠摧绝,旧约难循,藁葬在朱夏。今已商秋也。素石枯兰,孤竹水榭。彼中人、倦倚苍烟,追忆淹泊木叶下。辛卯九月初七

 

风流子·一株玉兰的轮回

 

有人山之上, 从星驾、薜服衣云纱。有人山之阿,初心幽立,遥听夜壑,歌溯上邪。待某世、媞媞而远逝,弃者木兰车。覆手握空,已知成谶,三生皆梦,如幻如嗟。   精魂将何去?低声答:今日笔焰孵花。明日银觯浮白,酡影风斜。后日擎青莲,刃光千瓣,剖分星脉,砭骨清些。末日素乌振羽,掠向天涯。丙申二月初五

 

金缕曲·小寒

 

冬是幽明者。共深寒、落樱之雪,淡然而泻。飞过虚空何人魄?辗转京华四野。覆遍了、青檐暗瓦。上有枯蒿三两缕,守候他、百代纷繁榭。黑与白,日和夜。   吾今丧我难归且。便呵手、拈花垂笑,游离开谢。霓火腥红光如匕,结网刳城裂罅。孰可睹、罅中城下:隐隐车槎穷途渺,碾星辰一瞬齐销冶。梦寐也,风过也。丁亥十一月廿八

 

金缕曲·冬雨中的小叶榕

 

冬凛何萧瑟。故淋漓、冲寒漱叶,夜衢深墨。忽有流灯侵榕影,浸出霁青釉色。这一抹、灵魂澄碧。相悖时光如叛教,理与真、分割成双域:天国的、人间的。   众生匍匐诸神侧。正见证、诸神已死,希音沦匿。银像熔融垂铅泪,冷笑浮于唇额。是谛信、自由未熄。是以重申春华气,是祭徒、欲破千年壁。风展翼、雨鸣镝。甲午十月十五

 

金缕曲·后末日

 

末日轻如纸。夜来时、流光密网,剐之斯世。旉与斜阳烧烟海,一把残灰酽紫。似远古、群星哀死。无数高熵沉默者,冷眼看、画卷沈天水。诸象灭、沤珠碎。   万年潮起生长喟。叩人间、荒寒裂罅,荒城倾溃。腐草森然临波荡,鳞绿迭于铜匮。袤野上、神坛颓址。青色迷魂随静寂,已微微,展坼春冰里。枯骨处、发新蕊。壬辰十一月十九

 




做一树梅花添雪斋 / 沈尘色

 

 (一)有人说,添雪很冷。“添雪斋往往在诗词中构造出一种缥缈幽冷的意境”,“作者用凄艳冷丽的色彩来将自己敏感寂寥的情思倾注到诗境中,从而形成独特的缥缈幽冷的风格”。(倪博洋《“而今童话中藏”——添雪斋的诗词造境与情感倾诉》,《现代语文》2013年第5期)

其实,这是没有读懂添雪。或者说,是只读到表面的色彩,而没有读到色彩背后所隐藏着的东西。诚然,如果仅仅从字面上来看,添雪诗词的确是冷的。以《木兰花令·人间七日,满眼繁华心上灰》为例,人间七日,七种色彩,淡灰、清灰、白灰、蓝灰、紫灰、暗灰、冷灰,无一不冷,仿佛凄冷之极;便是词中其他意象,琉璃朵、暗瓦、碧火、清池、青石、凉烟、古色、哀云、沉铁、冷骨、暗水、枯石、钝夜、墨影、荒壁、寒雾、迷魄、微灯、鳞火、冰凌……使人很容易就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来。这样的冷,可以说,在古今诗词之中,是极为少见的,也极少有诗人词家敢于这样一连串地使用这样冰冷的意象。然而,又有谁能注意到,琉璃朵曾经炽热、暗瓦曾经光明、碧火也是一种燃烧?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很容易就会觉得,添雪眼中一切的冷,其实正是心中热的渴望。惟其冷,才会对热有一种莫名的渴望。正如鲁迅。鲁迅笔下的中国,何其凄冷,然而,每一个阅读过鲁迅的人都会明白,他对中国的心,又是何等的炽热。

这样的炽热,未必就要与人知。

 

小蕖红色浅,不懂倩人怜。湖水深深处,依稀梦一年。(《癸未采莲集十四首》之一)

 

诗人是孤独的;越是大诗人,就越是孤独。然而,我们需要明白的是,诗人往往享受这样的孤独,诗人这样的孤独,未必就要与人知。因为,诗人是孤独的,更是高傲的。这样的高傲,在乎其心。诗词所抒写的,正是人的心灵。诗词,一切的文字,都可以分为两种:为人的,为己的。或者说,是媚世阿俗的,坚守本心的。前一种,非关本意,这个世界喜欢什么,就写什么。比如,歌颂,宣称文字要服务社会。至于当如此抒写之时是否也如此思想,大约无论作者还是读者,都不会很关心的了。我们很难想象,这样为人的文字能够打动人心。而后一种,则是为己的,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也就是前文所说的,抒写自己的心灵,抒写自己的冷热与悲欢。

就我自己而论,喜欢这样为己的文字。因为当我阅读这样的文字时,所看到的,是一颗活泼泼的心,哪怕她的人显得很是冰冷。譬如莲花。当莲花开放,哪怕雨中冰冷,却并不妨碍看莲人远眺那别样的美。

 

落落莲花瓣,弯弯似小船。能载我心否,随水到君前。(《癸未采莲集十四首》之一)

 

不仅添雪诗词,我以为,一切诗词,都因如是。

 

(二)其实,若真的读过,便知,添雪是热的。

 

星星点灯,蝴蝶发芽。温柔白羽,温软光华。“天使姐姐,我要妈妈。”   //阳光初夏,怎又放假?没有痛楚?没有呵咤?“上帝爷爷,我要爸爸。”  //深黄淡紫,瑟瑟野花。斑斓大地,织锦云霞。“天堂好好,我要回家。”(《童话》)

 

这是二〇〇八年汶川大地震之后所作。有人说,童话是快乐的。是的,世上大多数的童话,原就应是快乐的。即便是这首诗中,从文字上来讲,也是快乐的。而文字上的快乐,所蕴含着的却是内心的悲凉。大悲无声。真正的悲,真的不是抹眼泪,而是含着笑。这样的笑,在灾难面前,仿佛很冷,其心却热。

冷与热,真的不是文字表面那么简单。

帅好先生有篇文章,《饥饿年代的中国画家:国不畏民死,画里逢盛世》,文章中提到的那些国画,像傅抱石、关山月的《江山如此多骄》、李可染的《万山红遍》、石鲁的《东方欲晓》等等,画面上看是何等炽热,而其骨子里又是何等之冷酷。

冷与热,真的不能只看文字。

 

日之一火德在怒。日之二朱旗赤羽,日之三车徒血路。日之四戕风起恶,坛场如俎。千骑阵杀,铁幕锢宇。公交车奏牍,冯河暴虎。青青子衿,盻如芥土。民之何辜,焚如死如弃如。(《五月》)

 

这是长诗《五月》里的一节,写己巳年事。文字极冷,而其心极热。与这首诗类似的,是《腊八歌》、《腊八粥歌》两首长诗。所不同的是,《五月》更冷,而晦;而另外两首,叙述显明,可谓诗史。诗人观世,以眼,以心,以笔。也许无用,终须愤怒。丁亥年《琴曲歌辞十二操》,写黑砖窑、蓝藻、前药监局长、股市、房市、广东河源民工、深圳小儿被拒医、HK回归十年记、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鼠患、厦门化工、水灾等,亦复如是,以极冷峻的笔调,写出对这个时代极热切的关怀。至于以乐府琴操写时代世事之新创,倒是次要。

 

洪桐槐兮青白蕊。坡坎窑兮瘠骨颜霉。天赫赫兮上听不得,地遥遥兮下蔽其私。殆民兢兢兮安归儿?思归思归,咎戾靡盬兮瘅恶以悲。(《将归操·黑砖窑》)

 

(三)今之人,好言创新,或言实验。很多时候,都将添雪诗词归于实验一派,只不过未曾有“添雪体”一说而已。其实,这样的说法,是不确切的。因为从骨子里讲,她的诗词依然是传统的,即使在文字上,往往显得很新;在内容上,又融东西方于一体。

文字上的新,在于文字的组构往往古亦无之。这样的组构,若无深厚的功底,则往往变成生造。对于诗词创作来说,这样的生造,是为大忌。且不论今之人,便是黄庭坚,也曾因此而被人讥笑为“艰涩生拙,佶屈聱牙”,乃至牵累整个江西派都被人诟病。

添雪则不然。添雪之文字,从组构上讲,仿佛从未有之,而从阅读上讲,却是原应如是。这样的文字,也就往往给人以崭新的感觉。

 

粉朱欲流翠,澍雨凝沈姿。花气同填海,春痛在别枝。鳞苔勒残碑,虫籀诔且奇。玄酒即世味,恸醉亦难为。烁电做犀燃,精魄破迍羁。(《饮酒八》)

 

澍雨者,大雨、暴雨也;沈姿者,深沉庄重也,《文选·陆机〈日出东南隅行〉》:“绮态随颜变,沈姿无乏源。”吕向注:“绮美之态随舞而有沈深之姿,纵横而出,其源不定。”大雨而沈姿,用一凝字联结,何其无理;然则,略一思索,大雨如舞,何其新,栩栩如在眼前。其实,要论起来,这都是新诗的写法,若一般的作者,大约会直接写“大雨若狂舞”,如此,新则新矣,诗意顿减。而若添雪如此处理,却很难联想到,这是新诗的写法。一般的意象,不同的文字,不同的处理,其结果大不相同。

花气填海,春痛别枝,一般如是,都是使用传统的手段,来处理新的写法。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可以说,一时无两。

其次,说到内容上的融东西方于一体。这一点,很难论说。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中国传统的诗词,与西方文化,仿佛是格格不入的。百年前,西学东进,西方文化传入中国,对中国传统的诗词,也不可说毫无影响,然而,其结果却又如何?只不过在诗词之中,多几个“淡巴菰”而已,便是号称“诗界革新导师”的黄遵宪,也不过写到“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安得如电光,一闪至君旁”、“相去三万里,昼夜相背驰”(《今别离》)而已。从字面上看,轻气球、电光、昼夜相背驰,俱来自于西方,而其所蕴含的情感,其实,依旧是中国的。如果说得明确些,黄遵宪的这些“革新”,俱是“西为体、中为骨”,并没有涉及到西方文化。到后来,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然而,所影响到的,俱是新诗,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诗词,很少涉及。即使足迹踏遍西方的吕碧城,其笔下分明是异国情调,可她所表达出来的,依然是中国。百年以来,新诗不断汲取西方文化的影响,而诗词,有意无意地,始终都拒绝着,以至于今,中国的新诗与诗词始终都格格不入,其原因大约就在乎此。简单说来,就是新诗是西方的,诗词是中国的,中西难融合。

添雪独不然。其代表作便是可称之为煌煌巨作的《星座宫神话》九十首。

毫无疑问,星座来自于西方。然而,若言诗词之中写到“星座”便是融东西方于一体,自然是痴人说梦。我们要知道,文化,决不是简单的意象与文化,否则,电脑算命也是融东西方文化于一体了。

 

谁于秋夜辨星霜,谁摘风中土木香。谁记传薪英杰者,流光如语渐苍茫。半人马座,南天星座。中国古代将其α星南门二与β星马腹一合成“南门双星”,做航海导航。希腊神话中博德学智的半人半马,曾是阿喀琉斯、伊阿宋、赫格力斯、阿斯克勒庇俄斯之师。人马座亦此人马。土木香:人马Chiron曾用之草药。(《Centaurus 半人马座》)

古于射猎辨王臣,白兽乘风瞰世人。添得青霜金伐气,伐生伐善伐天真。猎户座,希腊神话被天蝎蜇死之猎人。《晋书》:“参,白兽之体。又为天狱,主杀伐。又主权衡。参芒角动摇,边候有急,兵起,有斩伐之事。参星移,客伐主。参星差戾,王臣贰。”(《Orion 猎户座》)

御日只需三足乌,炎威吞火毕方雏。吾心八十八天内,不许小星名凤图。凤凰座,十六世纪确立南天星座之一,代表欧洲传说之不死火鸟。其星座甚小。火鸟者,太阳神驾车之鸟。中国太阳鸟有三足乌、火鸟有毕方。凤凰神鸟怎一区区小南天小星座可名之。(《Phoenix 凤凰座》)

 

以此观之,很显然,作者对东西方文化都是相当之熟悉,故而才能如乳溶于水一般,于诗中,分明有两种不同的文化在,却不着痕迹。诗词吟咏西方文化原本就难,而能到这般地步的,可以说很难找到第二个。

如果说创新或实验,我以为,这才是真的创新与实验。因为这给诗词创作打开了一道门,至于这道门打开之后,有多少人能入门,进而登堂、入室,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所谓实验,应该是前人从未有过的。至少,那些分明前人有之而今人视而不见,是应该不在其列的。

 

(四)不仅如此,添雪诗词独得之处,更在于能够将那些死掉了的,重新活转过来。

譬如前文所说的《琴曲歌辞十二操》。这是琴操。可以说,从体式上来讲,琴操已经死去,后世少有人作;即使有人偶尔为之,如韩愈,也是竭力临摹以似古。至于能够使这样古老的体式重生,千百年来,从未有过。

有之,便是这一组《琴曲歌辞十二操》。这一组诗的语言是古老的,若先秦;而其内涵,竟是两千年后的今日。将今与古如此结合,使得琴操这一体式若凤凰涅槃一般,获得重生。

我记得第一次读完这一组诗之后,便是这种极惊艳的感觉:原来诗还可以这样写。恍惚之间,仿佛听到流水般的琴声、悲怆的和鸣,眼前闪烁出一帧帧哀伤的画面。也许,说“哀民生之多艰”有些做作,然而,诗人之心,岂非原应如是?

诗如音乐。而琴操,正是诗与音乐最好的结合。这一组诗的乐感,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无论是从语言还是从内涵,这一组诗,都说明一个问题:一个优秀的诗人,任何样式,对其来说,都不是问题。诗的样式是为人服务的,而非反之。

我们再看一首四言诗经体诗:

 

雏鸟小小,待哺待怜。瞻望其母,七日涟涟。曷馀我去,哓哓问天。昊天赫赫,不暇释诠。

雏鸟小小,白羽绵绵。维时虐暗,罪罟无边。无怙无恃,饥馑而眠。昊天烈烈,无过可悛。

雏鸟小小,白羽微微。欲破天罔,振翼而归。及彼乐土,舍此寒饥。爰此六月,翙翙飞飞。(《雏鸟·李思怡事》)

 

四言诗,后世极少,遑论今人。我们也不妨认为,这也一种已死的体式。前文已引《童话》一首,然则,《童话》一首虽说也是四言,毕竟现代气息很是浓厚,且不论。到这一首《雏鸟》,足可乱入《诗经》而人不觉。

但我所想说的是,乱入《诗经》而人不觉,未必是难事,且毫无意义。多几首《诗经》少几首《诗经》,对今人来说,原就无所谓。我所想说的,以《诗经》体的四言,写今之世事,语言为古,内涵为今,又岂易为之?当日李思怡事,至于今,应该还有很多人记得吧?以此观诗,句句扣题,而作者于诗中的悲悯情怀,更是历历可见。诗或为人,或为己。问题在于,即使为人,也应有己;惟应有己,才能感人。

此外,就诗而论,即使不知李思怡本事,一样不妨碍阅读。因为“雏鸟小小,待哺待怜”者,何止李思怡一人?

琴操也罢,诗经也罢,驱来笔底,为我所用,而又非摹古,尽有新意,足见情怀。诗人手段层出不穷,以此见之。

 

(五)自然,若诗词之中,仅见情怀,那是远远不够的。或者说,我们阅读一首诗词,固然要晓其情怀,更要欣其文字。从这个角度来说,文字与情怀,原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问题,两者缺一不可。文字漂亮而情怀虚构,若严嵩、阮大铖之流,读来总觉别扭;反之,亦如是。

添雪诗词,撇开情怀不论,从文字上讲,可谓运用之妙,炉火纯青。无论是词汇的搭配、篇章的架构,无不如是。我这里所说的文字,包括词汇与架构。

 

又梦旧时春,春冢在京洛。化碧苔文似篆,幂历街壑。于斯宿愿,已共风沦铄。我醒处,夜正焚,花正灼。   旷年罪者,呵壁影如昨。挹取青醴一瓮,与尔同酌。不思老矣,只酹少年魄。我醉处,夜无声,花落着。(《千年调·春夏之交的薤歌》)

 

“我醒处,夜正焚,花正灼。”“我醉处,夜无声,花落着。”两个结,一说从前,一说现在,前后呼应,三个三字句,两两对应,回环往复。醒与醉,焚与默,灼与落,更见苍凉。为入声韵的使用,更使得这种苍凉频添几分。这是写于乙未年春夏之交的一首词。

 

死生契阔,吾或重温,君可归也?水誓馀音,散入月光冷灺。春影到秋怀,锢心紫,沈埋楚野。等秾华万种过尽,等他六百年夏。   等世界、风烟吹亚。青染低眸,初醒于夜。有雨时空,历久已成孤者。忆念覆形骸,共其魄、寻香不舍。在江湖、梦之外,寂然开谢。(《古香慢·重开的六百年前古莲子》)

 

“等秾华万种过尽,等他六百年夏。”“等世界、风烟吹亚。”只重复一个“等”字,便紧扣住“重开的六百年前古莲子”。然而,我们知道,咏物又决非仅仅是咏物,咏物往往多寄托,显情怀。所以,这“等”字,表面上分明是“古莲子”,又何尝不是人?故而才有“寂然开谢”的收束。我一直以为,诗人是寂寞的。这样的寂寞,指的不是生活;诗人的生活,自然不妨是热热闹闹的。这样的寂寞,在乎其心。太白的“对影成三人”、东坡的“小舟从此逝”,都是这种寂寞的体现。

“寂然开谢”“在江湖梦之外”,不仅寂寞,更是一种“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傲岸。

文字的使用,在乎一心。也正因如此,即使只从文字而论,也每见学添雪者,终画虎不成。因为,有的人的文字可学,而另外一些人的文字,则是无法学、学不得的。比如,老杜可学、太白不可学;其年可学,稼轩不可学。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没什么分别。

或许,也正因如此,当各种各样的“体”出现的时候,添雪体终究没有出现的缘故吧。

 

(六)或曰,添雪集中,各体皆备,举凡四言、乐府、五七言古风、律绝、小令、长调,诸体无一不工。而在我看来,其最重要者,乃“我因我眼看人间”。

“我因我眼看人间。”这一句话,说起来很简单,而事实上,很多人在写作诗词的时候,都是将这个“我”深深隐藏着的。我们很难想像,这不见作者喜怒爱憎的文字如何能够人心。

一首好的诗词,重要的就要动人心。

惟心,才能动人心。

相关文章
读者留言
评论仅为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