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靳卫红的画

武艺

靳卫红   独自

 

靳卫红   依靠

 

靳卫红   大女人,小女人

 

靳卫红   大女人和小女人

 

      二〇一二年八月在德国汉堡美术馆举办的“墨·变—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展”的画册上,有七幅靳卫红的作品。我写生了其中四幅,文如下:

      第一幅是《独自》。画面中垂直站立的裸体女人目视着前方,她的双手互握遮住了阴部,丰满的臀部占据了女人腰的大部分位置,她站在类似泳池跳板的前端,你无法预测她下一步的动作会是怎样。暖暖的元书纸的底色给予画面适宜的温度。

      第二幅《依靠》是两个头戴浴巾的女人的画面。戴白色浴巾的女人站着,她的右手背到腰后,小腿穿着丝袜,神情专注又有些天生的“蛮横”;另一个戴绿浴巾的女人坐在紫色的沙发上,头微微向下,目光直视着地面,她左臂靠在沙发上,右手轻抚着右腿的膝盖,此时的她是似有所思的样子。

      第三幅是《大女人,小女人》。这是一个有着披肩发的女人,她穿着深灰色的丝袜,泛红的皮肤像是刚从温泉出来,她“诡异”的不露齿的笑使她的神情充斥着不确定因素。她的身体笔挺,右手下垂紧紧靠着身体,左手抬着一个全裸的小女人,这小女人梳着高高的发髻,双臂护胸,也是一身粉红的皮肤。她们之间的对话似乎还没有结束,也许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第四幅是《大女人和小女人》。画面中一个戴胸罩的裸体女人坐在用布包裹着的沙发上,她的左手扶在沙发座上,右手上坐着一个穿长裤和背心的短发女人,她右手拿着一把未张开的扇子。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也是短发,眼睛睁得很大,“小女人”的脸含蓄,两只胳膊和脚裸露着。这像是一个夜晚或是被黑帘子遮住了窗户的白天。

      靳卫红画中的女人有着神经质的敏感,这敏感度似乎超出了画家本人的预想。她们的神情亦常有坚实,自信,但其轻微的一个眼神或手指的一个细小动作就会将这种“坚实”击得粉碎,甚至找不到一丝痕迹。

      此时,画里的女人的情绪左右着画家笔下线色的起伏,双方时而僵持,时而互换角色,彼此都想操控着对方,到后来却是欲罢不能,就连画框外的观者也情愿或不情愿地被搅入其中……最终,画里的女人们占了上风,露出了久违的笑,却依然是唇不露齿地看着画家与观者们继续纠缠着,妥协着……

 

 

相关文章
读者留言
评论仅为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