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趣图之外——小论罗两峰

龚鹏程

 

论扬州八怪者,对郑板桥着墨最多,而于罗聘则甚少,但称其鬼趣图而已。此岂足以知罗两峰耶?两峰在八怪中年辈稍晚,为金农弟子,然多交中朝名士,且诣能多方,于八怪中杰然特立,非鬼趣云云所能尽之。

其平生与翁方纲交最善,不唯年齿相同,家人亦颇有往来,故翁氏集中叙及两峰者甚夥。兹先就翁罗两氏交往之迹,稽其相关文字,分年排录;再就所见,略论一二现今画史阙徵或有所误会之处,以为谈艺之助。

翁方纲、罗聘皆生于雍正十一年(1733)。乾隆二八年(1763)金农即卒,时两君皆三十一岁,而彼此不相知也。乾隆三七年,始初识于钱载之木鸡轩。钱载指两峰谓方纲曰:“见此君,如见寿门也。”(翁氏《复初斋文集》12/14B)盖此时罗初至京,世则以金农传人目之。方纲幼时因慕海盐陈文学(号苏庵)而号室曰“苏斋”,后于乾隆三三年得苏轼《天际乌云帖》,乃坐实苏斋之名。三七年,逢两峰,即请绘蔡襄《梦中诗》首二句“天际乌云含雨重,楼前红日照山明”为图而诗之。二人以是交密。

秋,方纲与诸友人集陶然亭,送罗聘南归,作有诗题罗聘《归帆图》,有“欠伊销夏迎凉画,樽酒城南秋雁飞”之句。张洽见而为作《樽酒城南图》小轴,罗聘属方纲题诗(《复初斋诗集》10/4B)。

十月六日,方纲邀图澩布、钱载、钱大昕、罗聘城西访菊。罗聘出所买杜东原仿《荆关山水卷》,以赠图澩布。钱载云:“是所藏物,为偷儿所攫去者。”罗聘遂以此卷赠钱,钱载别作一幅以偿。方纲用苏东坡《仇池石》“穆父欲兼取画与石,颖叔欲焚画碎石”韵以缀卷后(《诗集》10/7A)。然自此以后,罗、钱二人即无往来之迹。至乾隆四四年十月,翁始再为罗聘缺角研作铭,铭曰:“研非由琢,画非由学,作远山一角。”(《复初斋集外文》2/23B)

冬,罗聘画苏轼戴毡笠折梅花像,以赠方纲,方纲作赞曰:“是雪笠,非雨笠,一瓣香,吾何执?梅花亦非花,此是公书与公集。”(影3/760)十一月十九日,因次日罗将出都,方纲于苏斋具蔬,焚香雅集,并请程晋芳、张埙诸人到斋,预祝苏轼生日,兼为罗聘践行。是日,有诗。题云:“十二月十九日,东坡先生生日,谨拟具蔬苏斋,焚香雅集。兹因扬州罗两峰居士为摹龙眠、松雪、老莲诸画像稿本新奉於是斋,而两峰居士定于月之二十日出都,是以援近人预祝之例,敬移于十一月十九日奉邀诸公往驾早临,兼为两峰践行,恕不速。鱼门先生、瘦同先生、两峰先生、未谷先生、竹桥先生、玉池先生、驾堂老先生、谷人老先生、伯恭老先生、匏尊大兄、芝山大兄、稚存大兄、仲则大兄。”(影3/764,《诗集》20/9A)

腊月,又为罗聘松皮研及画梅研作铭,铭曰:“石骨青,覃溪铭。”“此两峰道人画梅之研乎?乃水墨云山粥馆僧之一变也。”方纲又按:末七字,是冬心自铭写经研语也,以此语铭此研,正是梅花心事。(影3/765,《集外文》2/23B、24A)。是月,方纲并为罗聘室人撰《女士方氏墓志铭》。方氏,名婉仪,安徽歙县联墅村人。(影3/766,《文集》14/7B、8A)

其《诗集》中本年为两峰作者尚有《两峰过小斋观苏诗施顾注宋椠本为仿苏画悬崖竹于卷用东坡种竹韵》、《两峰画竹谱为予内子五十寿二首》、《题两峰墨梅二首》、《两峰为孔雩谷画梅》、《两峰以京师同人旧所赠诗合装成卷索题》等。《复初斋集外诗》则有《两峰为令子求铁研斋诗》、《题罗两峰野梅初月图》、《两峰以所藏旧拓本张迁碑见赠因属为观碑图赠碑图以志珍重》、《两峰以所得洋画装于斋壁名其斋曰圭景》、《两峰将在保定度岁寓居曲江斋倩作黄梅白鹤峰诸帧兼寄曲江》等。张埙则有诗《东坡先生生日覃溪置酒苏斋并送两峰得苏字》(《竹叶庵文集》16/6A)。

 

 

 

乾隆四五年,正月十三日,罗聘又作《东坡毡笠折梅像》,方纲为作赞云:“此两峰道人仿老莲之笔,供于覃溪宝苏之室,为谷人再摹此,而其神逾出,公何厚于谷人欤?记时之步绕西湖,在熙宁、元佑守杭之日。乾隆庚子灯夕赞,方纲。”(影4/884)

秋日,程晋芳、蒋士铨、藕塘、张埙、沈心醇、金兆燕、罗聘集于翁方纲诗境轩,观元人《飞鸣宿食雁图》。此轴为方纲妇翁韩公所藏(《诗集》21/16B)。八月二十一日,罗聘摹新建伯王守仁像,方纲临王守仁诗墨迹于帧,并次韵,又录去年冬得此迹时所赋一首(影3/809)。同月,罗聘以所摹顾德辉小像见贻,先生有跋于后(影3/813);又为桂馥作《说文统系之图》,方纲为之题记(影3/805);且赞罗聘《蓑笠像》(影3/809)。九月十三日,罗聘为翁方纲作《苏东坡黄楼图》,方纲赋诗。九月,翁氏又题罗聘《欹器图》(《诗集》22/1A)。十一月,翁跋钱塘黄树谷各体书《集古研铭卷》。此卷系罗聘所得,属方纲题其后(影3/838、《集外文》2/21B)。翁氏《诗集》本年有《两峰为予作竹刻于茶陵诗卷椟侧拓装于卷题此二诗》、《两峰为清容令孙画兰二首》、《同裕轩慕堂林汲两峰游城西笑岩塔选极乐禅寺次裕轩韵三首》等诗。《集外诗》则有《两峰为我摹陈老莲东坡雪笠折梅小像于天际乌云帖首予以先生元丰七年金陵舟中书句双钩以代赞语附缀以诗》、《两峰所藏枝山衡山蝇楷合册精妙绝世予既屡题矣今复持来题首盖予于斯册不啻重有缘者因临为二册乞两峰补图以志墨缘并系三诗》等。

 

 

罗聘   说文统系图(传)

 

乾隆四九年,翁氏为《续六客诗》作序,并有诗。序云:“壬午之冬,同年董曲江吉士来谒选京师,携其家藏苏、文、柯、王四家画竹卷,同观于钱箨石同年之木鸡轩。箨石为赋长歌,并写竹于王彦贞竹幅之后,予未及赋诗。后十有八年庚子之秋,罗两峰自保定来,携所作临本示予。则两峰既临四家之竹,又临苏石之诗与竹,又自写竹于后。予题曰《六君子图》,而作歌于后。今又四年,而曲江逝矣。其孙肇彤,携是卷来予斋中,因属赵贡父复临其前五帧,而缀以赵自写竹,亦命之曰‘六君子’,犹夫前后六客者也。适吾壬申同年有续前后六客之诗,二月三日小集于张晴溪贯经堂,借此卷共赏焉。其原卷六君子者,则苏、文、柯、王、钱箨石、罗两峰也。今兹临本,六君子者则敬仲、元谷、钱箨石,补以赵贡父也。又其姓氏题识见于原卷,今无画而亦临其字者鲜于伯幾、伯颜、苍岩、周雪坡、邢来禽与送别之徐容斋及两峰,又恰亦六人也。今之集话而题于卷后者,长白博西斋明、永虑轩安、沙县范迈亭元扬、宛平张晴溪、临桂胡书巢德琳、大兴翁覃溪方纲也。甲辰二月十三日,方纲序。”“昔张子野、苏子瞻各有六客词。予同年吉渭崖学士主讲席于扬州,为前后六客诗,寄来京师,俾同人和之。其曰前六客者,卢抱经学士、蒋春农舍人、秦序堂观察、张松坪、吴涵峰两编修与渭厓也。其曰后六客者,抱经去而钱箨石宗伯复至也。抱经自山右归杭,箨石自京归嘉兴,其过扬州偶有先后耳,非有意不相值也。而渭厓诗序有‘钱、卢近多议论龃龉’之语,又云覃溪以抱经为是。方纲在同年中年最少,凡事多请益于诸兄,抱经长于考据,箨石长于诗,皆益友也,无所谓伸彼而抑此者。然渭厓此言特欲以重申吾同岑相与之谊,而勉其将来之益加厚焉,尤可感也。时在京师者博西斋、永虑轩两武部、范迈亭明府、张晴溪吏部、胡书巢太守及方纲,恰亦合六人之数。于是置酒于晴溪之贯经堂而属和焉,并书于册以寄渭厓。虽千里之远,无殊曩日京邸比邻之乐也。甲辰二月十三日。”(影6/1486,《集外文》1/9A,《诗集》28/3A)

乾隆五五年,九月二十五日,翁氏撰《宝晋斋研山考》,又有《宝晋斋研山歌》。曰:“昨日观于两峰观音庵寓舍,坐客竟有执诸书之语而疑其赝者。予乃借此石至苏米斋为之考辨如此,观者可以释然弗惑矣。然此石虽非甘露所易,而同为米老斋中奇物,又与海岳庵图摹本同在苏米斋中相伴十日。予为觅两峰作图以补仲圭之迹,又邀诸君为诗,以踵王、朱诸前辈之遗韵。米老有知,当亦击节快赏于九霞空洞中耳。乾隆庚戌秋九月二十五日。”(影9/342,《文集》15/8A、B,《诗集》40/6B)。十二月十九日,苏轼生日,翁氏又属罗聘作《苏斋图》。云:“元丰戊午,东坡留诗‘张圣涂放鹤亭’,张於亭下结屋,名曰苏斋。此斋名之始也。予因属两峰为图,以乾隆庚戌十二月十九日拜公生日、和公诗韵。”(《诗集》41/4A,《宋椠施顾注苏诗题跋抄》)本年《复初斋文集》另有《罗两峰摹孙雪居画米南宫像赞》(《文集》13/8B),《诗集》有《为两峰题其友人薛衡夫秋林飞瀑小轴》诗。《集外诗》有《罗两峰父子为予仿孙雪居邵瓜畴海岳庵图又作研山图赋此报之》、《再题研山图》。

 

 

罗聘   苏斋图

 

次年,二月朔,方纲题罗聘为毕沅作《豳风图卷》(影9/2407)。二月,翁方纲于罗聘禅寓得观《丙舍帖》,赞叹弥日,后又借赏旬日。四月二十日,翁氏自庚戌冬十月望日为罗聘书《毛诗·国风·周南》经文,至是日始写讫。四月二十三日,并跋罗聘藏仇十洲、祝允明、王雅宜、文衡山、陆五湖、蔡九逵、彭隆池七家书画卷。罗聘以宋拓越州石氏刻本褚遂良《度人经》赠翁(《穰梨馆过眼录》19/8)。四月,翁又作《梦苏草堂图歌》,以题罗聘为冯少卿画(《集外诗》21/21B)。是月,先生奉使视山东学政,冯应榴用先生作《梦苏草堂诗》韵赠别,先生有诗奉酬。又有诗《和苏药玉船诗为星实两峰别》(《集外诗》21/25A、B)。

乾隆五七年,翁氏在莱州府,勒罗聘追摹郑玄像,并有赞书之,谓:“孜孜礼堂,写经之精思。眑眑乎,眉须也。所瞻拜低回,礼堂乎,赵商、张逸之徒也。”(影10/2673)。

五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方纲招集吴锡麒等人至苏斋,补作苏轼生日,观罗聘《墨幻》、《墨戏》二图。云皆鬼趣也。跳丸走索、扛鼎寻橦、阴火烧旗、鬼兵啸雨,极九幽之变相矣。

五九年,三月二十二日,翁氏又招同罗聘、赵怀王、王宗诚集苏斋,观所得《邕法师碑》十三跋及仇英所画《唐六如像》(《有正味斋日记》)。十月初九日,罗聘以元人墨宝八幅,供翁氏参阅,为高明、胡悌、康里巙巙、沈澄、袁桷、杨仲弘等人作。翁阅后即还之(影12/3396)。十二月十九日,为罗聘作《正信录序》,云:“罗子两峰,博学通识,以诗文翰墨驰骋艺苑者四十年矣。而其诣力所在,独持正定,于三藏六部之大,洞见其所以然。故尝笔其所得,于古人语言文字外者,以浅显得印证,以援据得指归,无语录之幽深,而有诠解之微妙,积成上下二卷,题曰《正信录》。”(影12/3418,《集外文》1/20A)

乾隆六十年,两人均六十三岁。八月十日,方纲为罗聘撰《朱草诗林集序》,有云:“予与两峰论文谭艺,往复相质,倏复二十馀年,相对皆白发矣。兹为裒次其前后诸集二百馀篇,以志吾二人结言古欢之素。”(影11/3066)九月朔,又序罗聘《香叶草堂诗存》云:“予与两峰论文谭艺,往复相质,倏复二十馀年,相对皆白发矣。语曰:‘心之精微,口不能言也。’故为裒次其前后诸集,约存二百馀篇,以志吾二人质言不欺之素,而属思飞腾,仍以冬心为归宿焉。”(《香叶草堂诗存》)冬,罗聘则作《二妙写真图》,供于苏斋。本年翁氏诗集中有《两峰竟以文画见赠和衡山自题韵为谢二首兼邀鱼山和作》、《孙渊如属两峰作仓史造字图来索诗》、《罗两峰游岱图》、《题罗两峰为孙渊如作伏生授经图二首》、《两峰仿宋人古木归鸦扇头》、《两峰持其友某君渡济南所绘石芝轩图上有和苏韵者乃为韵此》、《于韵亭寓斋题两峰仿元人钩勒水仙卷》、《两峰为我仿石谷子写王晋卿平桥柳色二首》、《又题二首》等。

 

 

 

嘉庆元年,立秋,桂馥持罗聘《潭西精舍竹根三像小册》至翁氏苏斋同观。十二月十九日,雪后,众人集苏斋,作苏轼生日。罗聘为先生摹《西园雅集图》(《诗集》49/10A)。赵怀玉则有《十二月十九日翁学士方纲招同罗山人聘伊比部秉绶方明部楷金秀才学莲集苏斋修东坡生日之祠上遡景佑丙子盖七百六十一年矣》(《亦有生斋集诗》15/6B)。

至十二月二十三日,翁氏跋曹学闵《碑铭志传逸事册》云:“乾隆丁未冬,予在临江,闻慕堂先生之讣,时临江守张君,先生乡人也,与予相对歔欷,以名贤平生事迹言之未详为憾。越今嘉庆丙辰之夏,公子申之合前后诸人所为碑铭志传逸事,重书为册,而求书其后。忆庚戌之秋,受之、申之兄弟邀予、钱辛楣于紫云山房,予诗云:‘重来禅褟怀人处,又作深秋送别诗。馆阁燕谈多故事,东南耆宿老经师。茶烟篆午偏宜澹,菊意凌霜未算迟。只愧箴规今日少,执祛何以副心知?’盖深念昔与先生趺坐此间,日闻真实语也。又追忆壬辰冬,先生邀裕轩、箨石及予同访朱仲君于法源寺,云寒欲雷,携手林木外,两峰罗君绘《寒林访友图》,各题以句,此帧为辛楣持去矣。”(影12/3280,《大陆杂志》32卷5期)本年翁氏尚有《两峰为未谷作戴花骑象图二首》、《周湘浦属两峰临潇湘图卷》等。

嘉庆二年,六月七日,罗聘作《双藤簃五叟图》,翁方纲题云:“丁巳清和上浣,丁受堂珠巢街新居藤花盛开,招同代州冯石如、涿州冯蓼堂、扬州罗两峰与予饭双藤簃,至今三阅月,而两峰画始成。其簃前展卷而观者蓼堂也,后立者两峰也,左窗外立者覃溪也,杖而出迎者受堂也,后至者石如也。然皆取大意,不必其似也。殿奏之发,不数月而为销夏之吟矣。前后凡三诗,皆书于卷后。时闰六月七日也。”(影13/3467)。本年翁氏又有《受堂新居招同石如蓼堂两峰紫藤花下小集》(《诗集》50/6B)、《两峰以所作双藤簃五叟图稿本来商诗意适雨中蓼堂过谈赋此并寄石如受堂》诗(《诗集》50/12A)。十二月十九日,罗聘、武进赵怀玉、长白法式善、吴县石韫玉、宣城方楷,于苏斋拜苏轼生日,同观《宋椠施顾注苏诗》残本(〈宋椠施顾注苏诗题跋抄〉)。

嘉庆三年,六月,翁有诗《两峰仿石涛作东坡潍州雪行图》(《诗集》52/1A)。又题罗聘摹石涛自画《种松图》于涛书《老子》册前(《诗集》5/20A,又见《张岳军先生王雪艇先生罗志希夫人捐赠书画特展目录》)。有《续西涯十二咏题两峰为梧门画册》诗,见《集外诗》卷廿三。

嘉庆四年,罗聘卒,年六十七。本年翁方纲尚有《题罗两峰为何阜山作湘雪卷》,收入《集外诗》卷廿四。

罗聘与翁方纲之交谊及翁氏为罗聘所作相关诗文大抵如上。纵观两人数十载交谊,可以申论者甚多。昔之论扬州八怪、论罗两峰,概就其本人诗文画作审勘之耳,不甚考其同时往来名贤之著述,又辄以“八怪”为畸人异士、不谐流俗,故于彼等结交名公大夫之迹,意存忽视。不知此间实有足堪深玩者也。

以余上文所述翁罗交谊为例,可见罗聘在京,实以翁方纲为其交游中心。翁氏虽盛称罗氏“以诗文翰墨驰骋艺苑者四十年”,然罗氏诗文,在彼时京师,岂能高踞上流?世人推重之者,在其绘画而已。即翁氏之与相交,亦为如此。翁氏佞苏,喜为苏东坡作生日,喜招人观苏帖、看苏氏诗集,欲有人能如昔日东坡在世时之李龙眠,在旁为之图写,则两峰是也。两峰非不知其意,顾彼此喁唱,既成风雅之佳话,又可以亲近京师士绅名公、诗文巨匠,何乐而不为乎?两峰在京,所与交游者,即属此一交游圈。

此中固以诗文及书画家为多,研经之士乃亦不少。乾嘉学风,本以治经为高,翁氏又喜谈金石考证,其所交善者,遂不乏经师。罗聘于经史小学并无深诣,然缁素相染,终与同声,绘《欹器图》、为毕沅作《豳风图卷》、摹郑玄像、为孙星衍作《仓史造字图》《伏生授经图》、为桂馥作《说文统系之图》;或倩翁方纲为书《诗经·国风·周南》等,均属此类。扬州八怪之其馀诸君,无此交游,故亦无此倾向也。

 

 

罗聘   冬心先生像

 

然由两峰之交游观之,扬州艺文暨学术,当时实与京师桴鼓相应。两峰以前,金农即颇为朝中名士欣赏,故两峰初见翁方纲,钱箨石即以其似金农为介。乾隆四三年,桂馥亦曾借得颜氏所摹金农双钩《延熹华岳碑》以示方纲,方纲且赋诗为记(《集外诗》12/12A)。案,彼数年间,方纲正钻研双钩之法。乾隆四二年,黄小松持汉碑残本数种示翁,翁有跋谓:“小松言其友杭人赵晋斋魏,以棉蘸墨拓此碑,与石本无异。余因效为之,竟不果成。昔人论双钩法,须是里面描出,画墨而止。姜白石所谓墨笔不出字外者也。想唐人钱、薛辈双钩古迹如手书,当用此法。……自今以后,当守定此法,毋为他说所惑。”(影2/293)。其于双钩,见解如此。桂馥持仿金农法者示之,适投所好,而亦可知彼等于金农钦仰之深也。方纲盛称两峰归宿金农;嘉庆十九年,方纲八十二岁,犹有诗咏金氏墨梅,益可见其忱矣。

不仅如是,方纲师友,如王念孙父子、谢启昆、伊秉绶、汪中等皆与扬州颇有渊源,或为扬产、或守扬州,扬州寺僧竹堂且为方纲篆“秘阁校理”印。方纲同年董曲江在扬任教席,述相与交往者为《六客诗》,亦寄至京师,邀方纲等同人唱和。凡此之类,足证京师与扬州地虽辽隔,人文声气,实相沆瀣。此则今日论乾嘉艺坛掌故者所不能不知之者也。

两峰往来京扬,以画艺为资生之具,且以此得与诸名士游。其获推重之处,不仅在于善图鬼魅而已。彼收藏颇丰,方纲集中可见者,即有《宝晋斋研山》、《杜东原仿荆关山水卷》、《旧拓张迁碑》、《枝山衡山细楷册》、《丙舍帖》等。取此等与方纲诸人相析赏,自为艺林风雅盛事,而两峰艺事之底蕴亦于斯可见焉。

盖彼既富收藏,又多见京师名贤所藏剧迹,相与上下其议论,心胸眼界,必非乡曲之士或山林之隐所得范限。世之论两峰者,但知其渊源金农、得法石涛、溯流老莲,而获名于鬼趣,不知两峰取途至广,仿摹龙眠、松雪、孙雪居等等之外,既仿元人,又仿王石谷,收藏且及洋画。夫石谷与八怪,世皆以为冰炭。论八怪,则曰创新、曰反四王,孰知其未必然也?

唯两峰交游虽多、取途虽广,中主素定,亦无波靡逐流、曲从时好之弊。此则难能可贵矣。方纲翁氏所钦迟于两峰者,亦由于此。一谓两峰以诗文翰墨驰骋艺苑,而诣力所在,独特正定,于佛教深有所得;一谓其谭艺终以金农为依归,不悖本师,与之往复相质数十年。此即可以见两峰之操节也。自古画人皆不为经师文士所重,明清谈艺之家,稍稍矫之,然其位置,犹不能与经师诗人比肩。若金农罗聘,世之推而重之者,岂非以其技也而进于道乎?呜呼!此静者机,道者气也,鬼趣云乎哉? 
 

(注释见原刊,本文刊于《诗书画》杂志2014年第3期[总第13期])

相关文章
读者留言
评论仅为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